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首頁 > 優質生活 >社會企業

我們每個人都在學習如何與這世界產生對話,理解自身與世界的關係且如何參與其中;
而作為一個學生,我們究竟能做什麼?

 

 


[思辨—我與社會企業的對話]

2015年即將結束了,我在這一年間有很大的變化,也有很多的成長。這一年我接下了社會企業創思社的社長,我也因為交大服務學習中心的國際志工團第一次出國去到印尼,而這一年我自己的價值觀也經過劇烈的變動。

我必須很誠實地說,半年前我走馬上任剛要開始召募新社員時,我對於社會企業的想法只有表面上的定義及概念,那一套社會企業是用商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的概念。但其實這個概念很空洞,所以我很惶恐又覺得心虛。我害怕當別人跟我問起社會企業時,我身為一個社長卻只能講述網路或書上所講述的。為此我開始用我的方式去思考,去對社會企業做思考。而這種焦慮同樣表現在我對於田野調查和農業上,當我分享我在印尼做田野調查時,我卻不知道何謂田野,何謂調查,對於農業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因為這些無知,所以開始追求知識。我透過閱讀書籍來跟作者對話,半年內我大概看了約40本左右的書,涉獵的領域從社會企業、經濟、政治、歷史、農業、教育、人類學到社會學。閱讀之後再透過與人討論,不斷去批判、質疑、辨證、比對這些的想法,而後修正,逐漸形成一套屬於自己的看法。

這半年來,我對於社會企業想法上最大的不同。我開始能夠用一種更寬廣的視野,將視角拉高、拉大後,重新審視整個時代、社會結構、權力關係、階級與社會企業之間的交互關係,這是人類學和社會學所教給我的思考方式。當層次拉高到一個程度之後,便會發現很多以前未曾發現的思考點。一些哲學上的命題會浮現,像是社會企業究竟該不該把影響力跟規模擴大到極限?社會企業究竟能不能在別的地方被複製?社會企業究竟是解決誰的社會問題?社會企業是否定義了誰的問題該被解決?是否解決了一個問題只會引生出另一個問題?甚至是一些更大範圍的問題,社會企業會如何影響政治、經濟與階級?

除了社會企業,我也開始研究農業議題。我從樸門永續設計切入,而後接觸有機農業。我在有機農業發展的歷史中,看到有機農場在資本主義市場中競爭的矛盾。有機農場原本有著對於土地和人類共生共存的理念,但在政治跟商業的雙重壓力下,小型有機農場因為無法滿足市場的需求而被淘汰,有機農場被迫擴大規模。但在引入商業模式和工業化式生產之後,逐漸向資本主義靠攏,向現實妥協的結果是,有些理念必須和現實取得一個折衷。

例如在供應牛肉的農場,原本有機的做法是讓牛在草地上吃草,但導入工業化的生產模式之後,為了追求牛肉生產效率,牛被關在室內吃著「有機玉米」長大,這樣「有機農場」還是不是「有機」?抑或是假借「有機」之名行「無機」之實?我們到底要追求怎麼樣的「有機」?我想思考這個問題的責任並不只有立法的政府官員和有機農場主人而已,而是在生活在這個共犯結構時代的我們必須共同面對的課題。

我想上述的社會企業的思考可以被其他名詞所取代(例如有機、公平貿易),重點是在觀看許多「現象」之後,能夠對現象做出「詮釋」。詮釋不應該只是單純分析利害關係,並且主觀認定誰是好的誰是壞的,什麼問題該被解決。詮釋應該是對於整個現象本身連同周圍的一切去做分析,認知到現象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系統,並且用最謙遜的態度去面對它,至於需不需要去改變現象那倒是後話。唯有不斷的去了解事物,並且認知到自己的無知,我想這樣才能做到真正的「以人為本」。

我曾在社企流分享:社會企業應該不只是創業,而是對於人、社會或環境有最深切的關懷後,實踐的一種方式。這邊強調的重點有兩個「關懷」和「一種方式」,我會這樣描述社會企業,是因為我曾經把自己當成一張白紙進入農業的關懷,在這樣的過程中發現自己的無知,也因為這種無知產生最深切的關懷。慢慢的地我發現社會企業不是解決問題的萬靈丹,絕對不是!!!只是因為我一開始接觸到的是社會企業這套系統,所以我容易用這套系統去詮釋我所觀察到的現象,但這絕對不是「唯一」且「絕對正確」的一套系統。我也承認我還沒做到的是從社會企業這套系統中抽離,將社會企業作為解法中的其中一種去思考問題的解決辦法,去反思這些系統我想也可以類推在很多事物上面,例如創業、和一些方法論。

隨著對社會企業的認識越深,我越不喜歡說這個是社會企業那個不是社會企業,我會傾向地說︰這個組織接近我理想中社會企業的樣貌。那麼,社會企業究竟是什麼?或許社會企業更像是一把尺,每個人心中的那把尺形狀都長得不一樣,我們不必去評斷別人的那把尺,重點是找到屬於自己的那把尺,而這把尺決定了我們衡量事物最珍視的價值。

一年前,作為一位理工科系的學生,我開始去接觸人文社會科學的領域。那時的我只是單純地想解決「我學這些到底要做什麼?」的焦慮。一年後我並不完全解答了當時的疑惑,但至少我現在認知到一個事實——我想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我想成為這些知識這些工具的主人,而不是被背負著這些知識在現實體制內被奴役。我也把握在進入現實社會的體制之前的時光,以學生的身分好好的思考究竟我們想成為怎麼樣的人?

「我們每個人都在學習如何與這世界產生對話,理解自身與世界的關係且如何參與其中;而作為一個學生,我們究竟能做什麼?」我想這是我們每位學生的寫照,也是你我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