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首頁 > 優質生活 >社會企業

翻轉台灣教育的契機: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學長


                  

二零一一年,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學長在不到六十歲的年紀退休,從此踏上公益之路。他創辦了誠致教育基金會,以創業的經驗背景來思索教育的問題。

他關心教育,關懷偏鄉家庭,也深知教育要成功,最關鍵的因素就是家長和老師,卻發現這是偏鄉最不足的一環。父母為了生計離鄉,而優秀的教育者則容易抓住機會移往都會區,而這更直接擴大了教育的差距。

在偶然機緣下,方學長遇見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先生,遂加入成為均一學校的董事,開啟與教育家的對話。

 

 

 

對社會公益的熱情不曾熄滅

踏進教育界,方學長並不完全是初體驗,大學時期創立了交大幼幼社,讓他對於新住民與偏鄉弱勢的教育制度有初步的認識。對於社會正義的理想,更趨使著他在退休後走進教育的公益世界。

方學長發現新住民社會結構加上城鄉差距,是最根本的問題,於是提供了資金讓小學教師跟著外籍媽媽回娘家,希望一點一滴帶來最深刻的變化,播下改變的種子,用衝擊的手法,激發偏鄉教師的教育熱情。他不斷提到:「要解決問題,就要看見根本。」從多方面剖析問題,並帶我們從各個角色深入思考,神情中滿是分享的熱忱與誠摯。

 

用CEO的思維做社會的事

「我們的目標,是要成為華人世界中最好的線上教學平台。」方學長自信的說。

在演講的過程中,他提出了三不:簡單的事不做;不能夠規模化的事不做;沒有長遠影響的事不做。此,他也思索自己與其他教育家的差異到底在哪裡?高科技的背景又能帶來什麼相對優勢?

看到了美國可汗學院的成功,方新舟結合高科技背景的優勢,找來過去科技界的朋友,開始將美國可汗學院中文化,並命名「均一教育平台」,二零一二年十月平台正式上線。

方學長親自走進偏鄉,用他多年來在業界的人脈、資源,致力於翻轉教育。廣納各界教育人才的同時,著眼於均一教育平台的成效,希望利用網路技術,短時間內大量提升教學品質。讓高品質的教學突破貧窮與距離限制,促進教育公平,成為華人世界第一的教育平台。

真正的「均等、一流」

雖然目前均一教育平台主要使用者集中在北部,但方學長心繫的還是他最初衷偏鄉教育的提升。於是他主動與東部的偏鄉小學聯繫,除了協助學校架設網站,更慷慨捐贈iPad,希望確實推廣均一教育平台。

目前平台已擁有超過五千六百支的教學影片,更達到六、七千人次的每日使用量,內容涵蓋了國小到大學的許多科目,平台設計也根據台灣的學制做了相對應的調整。這樣積極的教育平台經營模式使得均一教育平台相較於其他線上教育資源得到了更多使用者的注目,嚴長壽先生更期許:「年底用戶數應該能突破十萬人。」

方學長不受限政策,以自己樂於分享的性格搶救偏鄉教育,以期用無私的力量喚起學生的學習動機及教師的熱情,用公益教育持續提升台灣競爭力。這樣的懷抱理念,當然也吸引了不少熱心的退休老師以行動支持,平均每周有三十幾位老師,協助教材修正、編輯。如此龐大的力量創造均一教育平台更專業的成果,更已經被許多學校確實引入,作為教學輔助資源。

 

分享翻轉 交大社創的滿滿收穫

六月十三日,有幸得知方新舟學長在活水社投股東分享會談論「翻轉台灣教育的契機」,演講內容是談論如何翻轉台灣的教育,藉由資訊工具開發均一教育平台、鼓勵國小教師跟隨外籍配偶回娘家,增加同理心。因為自己本身成長的環境很特別,對於教育有很深的感觸,所以決定前往台北參加分享會。

我來自雲林的偏遠小學,班上只有3位學生,全校只有32位學生,這在一般人眼中看似不可思議,老師已快要跟學生一樣多了,這樣的學校到底是怎樣運作的?在我記憶中的小學,一個老師當成兩個老師用,需要身兼數職,行政工作、教學工作都必須要負擔,除了正常教授國小正規課程外,還必須要結合生態特色教育,紫斑蝶生態、茶道文化、古蹟文化等,要訓練學生成為導覽員,接待外來嘉賓,以發展特色教育,避免被廢校。

在過去兩年在交通大學參加及人服務社團,服務新竹偏遠學校,辦營隊、每週的課輔活動,讓我開始回頭思考過去自己接受的教育,我漸漸地對教育的執行有了疑問,從偏鄉學校到交大電機,深深認為教育應該要不一樣,尤其是對於偏鄉教育、菁英教育和家庭教育。

在聽完方新舟學長分享的翻轉教育,讓我有不一樣的思維。雖然我們無法改變教育體制,可是我們可以藉由不同的方式來讓我們的教育更好,學長的一個理念:「要讓小孩學會自學!」這一點讓我十分贊同。

我在大學接了不少家教工作,發現學習這件事取決在小孩,如果小孩懂了學習的意義,他自然成績會突飛猛進,不用家長去督促,相反的,如果小孩只是被動的被大人催促著去唸書,他學習到的知識都只是暫時的,並不會根深蒂固存在於他的腦海中。

因此,我們需要改變的是環境,不論是家庭或是學校,我們必須讓小孩了解自己的人生要自己去努力,當他們明白追求知識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他們自然會主動去追求。

在台灣,許多人都在批評教育制度的不健全,但我們在批評的同時,我們也應該要思考我們可以如何去改變台灣的教育。台灣教育資源已算充足,但資源的分配和求學的態度、價值觀卻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要改變的除了學生的態度,還有家長和教師的對於教育的價值觀,而這也是我們現在必須要正視的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