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交大58級校友話當年: 李進洋、王德勝、鄧克平、陳寧學長姐返回母校


左起:王德勝、鄧克平、陳寧、李進洋學長。
鄧克平、陳寧學長姐夫婦。

 

 

 

 

 

 

 

 

 

控工58級鄧克平學長、電物60級陳寧學姐夫婦趁著回國探訪親友,帶著鄧學長的著作《Applied State Estimation and Association》與當年擔任1980年第四屆五所交大在美國舉辦的聯誼會《盍簪四集》檔案,鄧學長是《盍簪四集》的總編輯,他將所有的照片與書信的原始資料保存得完完整整,學長特地回母校,捐贈予圖書館。

鄧學長表示,當年大陸剛開放,第四屆匯集五所交大校友團聚於美國,全部的費用並由王安學長所支付。《盍簪四集》也是由淩鴻勛親題,不久之後,淩校長仙逝,成為「盍簪集」最後一次由淩校長親題的墨寶。

幾位學長也談起當年在半夜看完電影爬牆回宿舍、熄燈後偷接電、窮學生為了一碗麵裸奔……等趣事。

 

60週年邀請60對交大校友夫妻

圖為張兆永學長。

李進洋(以下簡稱李):他們兩個都是在學校就戀愛的樣子,(指鄧克平、陳寧)是在國外才認識嗎還是?

鄧克平(以下簡稱鄧):沒有沒有,是在學校。

王德勝(以下簡稱王):圖書館都幫他佔位子啊!

鄧:那個圓圈圈的地方就是我們閱讀的地方。

李:圖書館在旁邊。

李:你們那一屆的劉家祥,她的老公叫什麼名字啊?啊侯立和啦。60周年要找60對在學校談戀愛的。

鄧:對。那時候的圖書館喔,交大那時候的同學是有兩種的念書方法。一種是在宿舍,宿舍就比較吵一點,然後我們那宿舍很小,我們宿舍你記得嗎?就是棺材啊

王:白宮啊,所以男生在那邊然後四個人一個房間,吵得要死,那有人就到圖書館去念。那圖書館那邊圓圈圈都是位置,所以都先去佔位置。

鄧:白色那一棟是放書的,中間那邊圓圈都是位置,外頭那個方的那邊是閱覽室。那個地方是比較人多一點,對不對?然後外頭的話就是一張張的小桌子。我大三的時候,我們是對學妹都非常照顧,哈哈哈。

李:意思就是說有幫學妹站位置的都能夠取到好太太,哈哈哈。

陳寧(以下簡稱陳):沒有啦!你沒有幫我佔。

鄧:她們都是自己去的。

陳:我們那時候都是自己去佔位置然後就發現對面是你們,我們那一屆女生特別多。

鄧:她們同班的幾個女生都坐在我附近。

李:圖書館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有一個學妹叫做黃薺菁,她老是在圖書館佔位置,而且都用她的字典佔一整夜。我們班幾個看不過去,梁靖國、李嘉樂啊,晚上就偷偷的,去飲水思源把校徽橫的那本鐵書,拿來換她的字典。隔天早上她都七點來嘛,他們就六點五十分就在那邊等她,結果她一來就是要找字典嘛,然後,奇怪,跟她平常拿的字典怎麼不一樣,怎麼那麼重,都拿不動,一看唉喲!說:「我的字典不見了!」然後就去報告訓導處,訓導處一看哇!這個那個鐵書,她的字典就在那裡找到了。

王:我還不知道那個鐵書可以動欸?

鄧:我也不知道啊!你們班調皮的人很多。

陳:她英文很好,她父親是商人,她跟我說過。

鄧:她很早就去逝了是不是?

李:她英文很好,每次梅竹賽英文演講她都參加。

(李進洋學長提供的校對夫妻:57級魏哲和+61級李素瑛、57級陳億慶+59級沈冠慈、57級張石麟+60級彭令梅、58級鄧克平+60級陳寧、58級梁靖國+58級郭涵冰、59級侯立和+59級劉家祥、60級李岳+60級戚樹榮)

 

國際大導演楊德昌當年在交大

民國56年與華語學院的八國聯軍友誼賽後合影。

陳:那個楊德昌啊,每次考試的時候就來了,坐到你旁邊。

鄧:你們都知道楊德昌是誰吧?他跟我同一屆,他大四的時候跟我同宿舍。

鄧:對對對,所以楊德昌第一年住宿舍的時候是跟我一起住,跟李彥璋、楊德昌、陳正堂是跟我在一起。然後到了第二年的時候陳正堂說,我還有兩個朋友是客家人客家的是不是可以在一起住,我說好,所以我們就住了兩年在一起。到了大四的時候,孫芳國還有鍾乾癸和楊德昌說要找我一起住,我們就分了。

王:所以後來就是你沒有跟我們一起住,是……楊森茂?楊森茂過來跟我一起住。楊森茂他是高商畢業的。

鄧:對,他算盤打得很厲害,什麼東西心算就算出來了,很厲害。非常聰明的一個人

王:我們大一大二啊,至少大一,我們上課是照那個學號坐,楊德昌學號比我多一號,他坐在我旁邊。他上課都在畫漫畫的。我記得他以前老是畫那個米高梅獅子,他就喜歡畫那個東西,派拉蒙公司那個標誌,他喜歡畫那個。

鄧:他也愛畫美軍、德軍,那時候有很多Combat的影集《勇士們!》當時餐廳就擺個黑白電視機讓大家都坐在那兒看!

王:對啊!黑白電視機,晚上就等那影片看,不然就打乒乓球。

鄧:楊德昌在大學的時候就已經有很多不喜歡念的東西,但他是非常聰明,功課都沒有問題。後來到他大學畢業,有一段時間他跟中原大學很多建築系的朋友在一起,他想念建築系。然後他跟我們很接近因為我們大一的時候同寢室是一個,後來他跟孫方國同寢室,所以他就跟少數幾個人很close。

我當兵的時候我在岡山他在左營,那時候他家裡要他出國,我還跟他好好的溝通就是你應該出去,至少這是家裡的事情,說以後你要幹什麼就沒關係了。所以他就去了,他到Florida的大學去,念了一個電子研究所的碩士,後來他跑到Seatle的波音去了,我去那裡找他的時候他剛結婚。

他覺得他想做藝術方面的,所以就辭掉他的工作到洛杉磯去,去南加大唸電影。他跟星際大戰導演George Lucas是前後同學,他在那段時間受到很多人的影響。唸完了就回台灣。回到台灣碰到幾個導演跟他在一起,侯孝賢、柯一正等等。他早期的電影《海灘的一天》、《光陰的故事》,從那之後他就拍了好幾個電影。

李:有啊!他有回來學校演講,他跟蔡琴一起回來學校演講過啊。

鄧:他說念工程很好,因為他當導演以後所有的這些,像攝影要多遠的距離,這些概念他都有,他那些技術上的東西他都可以自己算,自己告訴別人要怎麼樣。

 

追憶白宮歲月

鄧克平學長將著作贈與圖書館,由典閱組林龍德組長代表受贈。

王:我們就在住在棺材板宿舍,就是白宮。曾經有一次期中考,有一個同學睡過頭,他躺在裡頭沒有人看到啊!沒有人叫他,考試都沒有趕上啊!

鄧:還有白宮不知道是10點還是12點關燈關門?只是晚上大家常常跑到新復珍去看電影,看完了以後回來太晚只好爬牆,爬那個牆回宿舍。

王:對對對,那個牆很容易爬。

陳:還有半夜,晚上已經熄燈了,教官到外面一看怎麼燈是亮的,有人偷接電從外面把電接進去。

王:還有沒有聽說,看完電影很晚了走回來,走東山街那條路,聽說有鬼,哈哈哈哈。

李:那時候東山街兩邊都是樹,大部分是田,沒有什麼房子,只有一間華語學院。華語學院都是歐洲來的,都很會踢足球,當年我們和他們聯誼比賽足球,號稱八國聯軍。白宮對面有一攤麵,李台生肚子餓了要吃麵沒有錢就跟人家賭裸奔,就穿吊嘎汗衫,沒有穿褲子。

李:那時候大部分都是窮學生,假日也沒有地方跑,台北人就會跑回去,新竹人當然回家住新竹嘛。

王:我住竹東我就跑回家去。

李:像我們南部來的,沒地方跑,那時候一個月的生活費光吃飯就花了三四百塊,剩下一百塊,買衛生紙、買肥皂、還要理髮的一大堆。我們班還有一個怪人林振信,他好像小學四年級就在賣菜了,在菜市場賣菜。他很有生意頭腦,他跟福利社拚,買一些肥皂什麼的常用品在宿舍賣,他賣比福利社要便宜。

王:他現在退休了。

李:他頭腦很好,宿舍不先登記,留到最後一個人登記,宿舍登記前面都四個人一間嘛,最後一間一定有三個人的或兩個人的,他就住那一間,就有剩下的床位可以擺他的貨!厲害。

鄧:那個林東津也是很有意思,我們不是叫他蛇王?他家裡賣蛇肉的,所以他有不少蛇肉、蛇乾什麼的。

王:他家在屏東水底寮,他爸爸捉蛇的,蛇鉤到以後就考成蛇乾,只要他回屏東就帶會帶一些來,好吃,好吃。

陳:那時候我們女生都住九龍宿舍,舍監對我們很好,我們都叫她秦阿姨,九龍後面出去就有一些賣得吃的東西,在光復路上,她會在那邊買東西等我們唸完書回去,她就會叫我們到她房間吃夜消。

李:他們班上有幾個傑出校友,像孔毅啊,上次回來學校演講,長得很帥以前是籃球校隊,還有林行憲,林行憲也做到光寶集團總裁。

 

 

 

延伸閱讀:

楊育民、陳德玉:交大58級跨世紀同學會(2000/10/01出刊)

楊育民:夜黑風高盜鐵書(1971/10/08出刊)

以創業經驗協助交大邁向偉大大學─凌陽科技董事長兼任交大校友會理事長黃洲杰學長專訪

享樂派主義者,隨時發現生命的美好與驚喜─彥陽科技董事長吳銘雄學長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