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博士工程師到中醫師的職涯急轉彎─ 陳宜賢學姐專訪


電工系畢業的陳宜賢學姐和許多交大學生相同,取得學士後一路直攻碩士、博士,並很快進入科學園區工作,加入龐大的工程師行列。然而日復一日地工作,下班後只能放空休息,生活品質變差許多,讓陳宜賢學姐思考起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嗎?體驗過一年半的園區生活,他決定不再勉強自己擠進不適合的框架。

在思考未來的生涯規劃時,研究所的指導教授提供一個建議,去考中醫師,學士後中醫系出身的師母亦非常鼓勵,當下覺得是天方夜譚。但想起自己曾受惠於中醫,治好了難纏的蕁麻疹,抱著「學會一技之長,同時能照顧家人」的心態,在師母的鼓勵下一腳跨進了與電工有著天壤之別中醫領域。苦讀一年多後順利考上中國醫藥大學學士後中醫系,現在已是位執業中的中醫師。

 

擠進錄取率5%窄門 第二次應試即上榜

能下定決心轉換跑道,陳學姐認為師母的鼓勵是最重要的關鍵。「我一開始覺得自己已經三十幾歲了,年紀太大,結果被師母笑,她說她那時候的同學有些都四十幾歲了,三十幾歲算什麼。我又說這是完全不同的領域耶!師母說她們班上有哲學系、經濟系,根本不用害怕。」在過來人的支持下,加上陳學姐告訴自己:「如果現在不改變,三年五年後動力會越來越小,將來一定會後悔,認為自己要是當時多拚一下,現在已經畢業拿到中醫師執照了。」即使一開始只有少數家人支持,她還是決定放手一搏,但最先面臨到的難關,就是只有百分之五的極低錄取率。

陳學姐解釋,當時全台開設學士後中醫系的只有中國醫藥大學和義守大學兩所,加總名額僅有145個,每年卻吸引超過兩千多人報考,其中大多是藥學、公衛、生科等相關背景出身,對完完全全是個門外漢的她而言,錄取可說是難上加難。考試約在每年七月舉行,但陳學姐報名補習班備考時已是十二月,僅有七個月卻要補足別人可能念了四年的醫學知識。第一次應考,雖然成績距錄取標準不算大,卻仍不出所料落榜了。

第一次的失利完全沒有打倒陳學姐,反而加深她下次一定要成功的信念。比別人花上更多心力補足陌生的領域,隔年七月,她果真順利錄取上中國醫藥大學。「我覺得很幸運,因為補習班的同學有人考了兩三年還沒考上,班上甚至有人考了六七年才考進來。」

問起上榜的秘訣,陳學姐認為一定要給自己時間壓力。「我告訴自己第二年一定要考上,畢竟我是博士畢業,又離開一間很好的公司。」不過她也私下透露:「但我心裡還是偷偷告訴自己沒上的話,第三年還是會考下去。因為一開始最支持我的爸爸說,第二次若還是沒考上,再考就對了。」

 

從門外漢到全系第一

陳宜賢學姐第一名成績畢業的頒獎典禮。

真正踏入教室後,中醫系的生活卻和陳學姐想像中有不小落差。「我完全沒想到西醫的課程這麼多!一入學就有解剖學,就要進大體實驗室,其實我真的有點怕。」學姐回想當時看到課程內容的震驚,竟有一半都是基礎西醫,和醫學院新生相差無幾。現代中醫會遇到許多病人拿著西醫檢查報告過來,在醫院則常遇到由西醫轉介過來的病人,若看不懂西醫的診斷,就無法提供病人最適當的協助。

另外,因為學士後中醫是五年制,三年念書,一年西醫見習,一年中醫實習,三年在學要一口氣學完中西醫,陳學姐直言:「根本沒有空堂,比大學時還累。」像班上一位牙醫師同學即使有醫學基礎,還是只能把看診時間全排在周末,才能應付平日沉重的課業。

面對陌生且繁重的課程,陳宜賢學姐不改「下定決心就要做到最好」的個性,踏入時毫無相關背景,最終卻以全系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沒有特殊秘訣,只有比別人更努力、更認真。然而學姐謙虛地說不是成績第一就能當位好醫生,臨床的表現更是重要,尤其中醫大多是用病人的外在表現診斷病情,雖然能用儀器輔助,比起西醫還是主觀得多,也就更需要經驗的累積。

 

中醫結合長照 看好產業前景

中醫為陳學姐帶來的不只是職涯的轉變,也包含全家人生活習慣的改變,「我們家除了緊急的疾病開刀需要吃抗生素或是鎮定止痛藥,已經很久沒碰西藥了。」秉持「幫助家人」的初衷,無論調理或治病,她都真正把中醫融入生活。

能堅定在中醫之路上前進,順利畢業、執業,除了因為是項能利己助人的專長,也因為陳學姐認為中醫是發展性相當高的產業。現在的中醫師已經形成一套固定的養成體制,除了在校修習課程,還要經過實習和兩階段考試才能取得執照,如果想自行開業,則要另外接受兩年訓練,其嚴格程度和西醫不相上下。她觀察到社會大眾對中醫師的信賴提升,不僅看診人數增加,年齡層也逐漸擴大,中醫院裡常可見年輕身影。

另一項優點是中醫和西醫不同,雖然在看診時有分婦兒科、一般內科等科別,但訓練過程中卻是每科都得精通,進診所或醫院執業時才分科,不像西醫分門別類得那麼清楚。因為中醫是屬於歸納的科學,每項病徵都要看整體的影響再予以治療,陳學姐覺得這種方法更能避免各項治療間的矛盾。當然中西醫各有極限,有些病症還是得交給西醫,但多了解一項醫學就有更多選項,知道該如何互補。

再者,擅長調理體質、術後調養的中醫,在高齡化越來越嚴重的社會,如果能結合長照產業,能產生的效益更是龐大。陳學姐表示目前已有一些中醫前輩在研究中醫與長照的結合。「我覺得在西醫為主的體制下還能有中醫作為第二項選擇很不錯,可是政府好像還不是很注重這塊。」無論是健保給付、研究或教學,若國家或企業願意投資更多力量,或許就能打開全新的市場。

 

授袍典禮後陳宜賢學姐與全家合影。

大膽轉彎 三十不嫌晚

在三十歲後決定人生大轉彎,在他人眼裡是項十分冒險的舉動,但陳學姐很慶幸自己找到中醫這項新志業:「除非我耳聾或是瞎了,不然可以做一輩子。」不像從前擔任工程師時必須依附公司底下,工作和團隊密不可分,成為中醫師後變得自由許多,而且脫離了科學園區日夜忙碌的生活後,也擁有更多心力陪伴家人。

對於徬徨著是否該和自己一樣踏進中醫領域的學弟妹,陳宜賢學姐建議最好盡快下定決心:「因為進中醫這行的人變多了,競爭越來越激烈。」甚至學姐畢業的中國醫藥大學學士後中醫系,明年還可能改為全面面試,對非相關科系的考生而言更加不利。

話鋒一轉,陳學姐仍鼓勵想嘗試的學弟妹別馬上打退堂鼓,她分享當初苦讀上榜的秘訣,除了比別人加倍用功外,還可以和志同道合的夥伴組成讀書會互相督促、討論習題,更有動力擠進那錄取率百分之五的窄門。進入校園後也如同當初她的師母所言,班上同學從二十幾歲的大學畢業生,到四十幾歲中途轉行的上班族都有,來自各行各業、相異背景,而電工系出生的她仍可以勝過醫科出身的同學,奪下全系第一名,「不管以前是什麼科系其實都有機會。」輸在起跑點,不代表就會輸在終點。

「在學士後中醫系裡有各行各業,各個年齡層的人,大家都玩在一起,還蠻有趣的。」陳宜賢學姐細數著跨出領域後得到的收穫。而交大時期的所學雖然和後來的專業科目無關,在研究所攻讀碩博士的經驗卻訓練出良好的邏輯能力,「跟現在的領域沒關,但是討論事情時可以很快抓到重點。」儘管從電子研究生、工程師,到中醫師,繞了一大段路才確定人生的方向,但走過的每一段路都成為養分,幫助她向新的挑戰邁進,發現適合自己的志業,那怕是三十、四十,就算六七十歲才轉彎也不嫌遲。

 

陳宜賢學姐小檔案:

電工89級,2016年於中國醫藥大學學士後中醫學系畢業,現任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忠孝院區中醫科約用住院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