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投資五十年後的農業新風貌:讓台灣變成無毒有機島─ 大眾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簡明仁學長專訪


科技農業、無毒有機、活化農村是近年台灣農業積極轉型的目標,政府也祭出各式各樣的青年回鄉計畫或有機農產品認證。長期關心台灣土地的大眾教育基金會董事長─交大電工系58級簡明仁學長,近年研發出了運用科技的巴西蘑菇迷你工廠與免抽水的小型養蝦池,他親自捲起袖子教導農民操作這些小型工廠,確保農民在轉型為有機農業的期間有穩定收入,並帶動台灣農業朝向更高經濟價值、更節能的方向發展。

「投資在土地上的產業,成果是絕對跑不掉的。」簡明仁學長認為最貼近土地的農業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也許不像同為科技生技領域的大數據、新藥開發受萬眾矚目,卻是實實在在深耕土地的產業,一旦開花結果,效益將可以是國家永續經營的依靠。這場農業改革之旅已經從台南大崎村出發,接下來還會進入台東等地,簡學長期待能一步步轉型農業,讓台灣成為無毒有機島。

 

受父親影響 投身農業改革

簡明仁學長開始關心台灣農業和父親簡吉有相當大的關係。簡吉是日治時期台灣農民組合的領導人。他為了替廣大的農民爭取生存權利,不惜放棄安穩的教師工作,將一生投入社會運動,甚至為此在48歲時犧牲生命,當時簡學長只是四歲大的幼童。

但簡學長幼時卻對父親的志業卻無從所知,母親絕口不提父親的死因和事業,家裡又常有軍警搜查關切,父親被塑造為匪諜形象,讓學長的童年是灰暗的、壓抑的、自卑的。直到他理解到有關父親是抗日英雄的描述,才開始對父親的志業一探究竟。

而在了解父親的事蹟後,簡明仁學長認為比起悲憤地控訴或緬懷,更重要的是讓人們認識歷史真相,「一個人、一個國家了解自己歷史真相,才會有真正的勇氣去面對未來!」學長語重心長表示。因此,他 從1993年開始蒐集資料,更自2004年起在全台灣巡迴演講、展覽,至今已舉辦超過六十場。比起背誦看不到、摸不著的世界知識,學長認為教育應當先從認識家鄉開始,再一步步往外擴展,他形容:「就像一個人從來不經營自己的家庭,卻在外面經營一堆東西一樣。不先深根自己的土地,做出來的東西會如空中閣樓,輕輕一吹就煙消雲散。」因此他率領大眾教育基金會不只極力爭取加重台灣歷史、鄉土的義務教育比例,並積極幫助和土地連結最深的農業復甦升級。

在這過程中,簡學長發現台灣的農業和五十年前相比不但沒有進步,甚至退步了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政府不願投資。他舉例現在是台灣經濟支柱的電子業,就是因為五十年前政府的大力投資,我們才能在今日享受成果。電子業在剛起步的一、二十年間都不見起色,連台積電、聯電這些大型公司都慘澹經營,直到1990年代以後才突飛猛進,躍升為年營業額上千億的當紅炸子雞。「相同的,若願意從現在起投資農業,即使一開始看不見成果,幾十年後必能擁有飛躍性的改變。」學長殷切盼望政府和民間能夠以發展科技產業的熱情,對待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農業。

他進一步表示,雖然現在政府鼓勵農民轉型升級,改採有機農業,邁向精緻化,提升農產品的價值,但成效卻不彰,「最困難的地方不是農民不願意轉型,而是不知如何轉型,又擔心轉型期間沒有收穫難以維生。」也因此,大眾教育基金會率先設計出小型植物工廠和養殖池,讓農民先有穩定收入後自然願意轉型農業。

 

注入生技力量 吸引年輕人回鄉

(左)香檳茸(巴西蘑菇)植物工廠。 (右)簡明仁學長分享巴西蘑菇種植成果。

首先是巴西蘑菇的小型植物工廠。學長進一步解釋,台灣在1980年代時曾是全世界最大的洋菇罐頭出口國,當時許多農家都利用空閒零碎的農地建造菇舍,以養殖洋菇作為副業,「植物工廠就是採取類似的概念。」學長分享當年台灣農家後院種洋菇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因而靈光乍現想到設立植物工廠的念頭,「有先前菇舍的成功經驗,植物工廠因此很快被農民接受,加上科技的力量,我們種植的是更高經濟價值的巴西蘑菇。」學長喜悅分享巴西蘑菇的種植成果,巴西蘑菇不像洋菇僅有食用價值,更被多項研究證實具有抗癌功效使它成為保健市場上炙手可熱的新星,學長表示,未來還計畫開發種植中藥材的植物工廠,以生技提升農業價值。

植物工廠不僅有省人力、省土地的好處,因為全程室內種植,還能抵抗風災,目前大眾教育基金會已經和農委會合作在台東太麻里興建農民訓練中心,教導農民操作植物工廠,利用大型貨櫃建造菇舍,解決每年因颱風帶來的重大損失。

另外是迷你養蝦池設備,它打破傳統養殖業需要大面積魚塭的觀念。科技養蝦池只需要兩坪大小的空間,能在室內養殖,而且不需要抽取地下水,只要插上電,水源就能自行循環淨化。此舉不僅為農民帶來額外收入,還能改善台灣中西部過度抽取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嚴重的問題*,學長解釋:「現在地層下陷很嚴重,一年降了好幾公分,高鐵幾乎要改道了。但是政府不能叫人家不抽地下水,叫他不要抽就像叫他不要吃飯一樣,所以我們應該要改善養殖技術,他自然就不用抽了。」(*2015年雲林土庫鎮下陷達7.1公分

更重要的是,這些設備除了幫助農民在轉型升級時有穩定的收入,也能吸引年輕人回鄉從事農業。年輕人不願回鄉,甚至父母也不希望年輕人務農的最大原因,就是擔心沒有穩定的收入,現在有了這些生技設備作為副業,雖然不能發大財,至少能確保有份固定收入。學長分析道:「你拿兩個櫃子做生產,一個月保證淨賺三萬塊以上。台北現在很多年輕人每個月也是領三萬塊錢,問題是住台北要付房租,生活開銷還比較高。假設回到中南部同樣賺三萬塊錢,不但省下房租和許多生活開銷,同時能照顧父母,一個月或許還可以存兩萬塊,他就會考慮回去。」簡明仁學長表示,這就是「社會農業」,將社會企業的精神用到農業上,產生誘因吸引年輕人回鄉,達到真正的農村復甦。

 

把台灣變成無毒有機島

除了吸引年輕人回流農村,學長也想透過這些行動,向更多人證明投資農業是可行的,「我們不能只靠一個公司或是基金會來投資,我想讓政府或企業家覺得這件事真的可行,對台灣有幫助也不會虧錢;如果能讓更多人進來,就達到我們基金會的願景了。」越多農民有穩定收入,就有越多農地能轉型升級為有機農法,簡明仁學長最大的目標是希望台灣能變為「無毒有機島」,恢復土地生命力,讓全民吃得安心,種得安心。

為何堅持轉型無毒有機?學長談起大眾教育基金會和農委會合作實施農民教育的第一站:台南大崎村,一位里長的親身經歷。里長家中長年以慣行農法種植芒果,為了防止蟲害不得不噴灑大量農藥,有次就因為不小心吸入農藥緊急送醫差點丟了性命。在基金會的幫助下開始嘗試有機農法,雖然得花上五年時間才能使土地代謝化學藥劑,但期間至少擁有小型植物工廠帶來的收入。然而只有一塊農地實行有機是不夠的,風吹、水流都有可能讓隔壁農田的化學藥劑再度入侵土地,學長帶領著基金會一塊塊農田、一個個村落改變,朝著無毒有機島的目標慢慢前進。

學長認為「無毒有機島」不但能解決令台灣民眾人心惶惶的食安問題,恢復土地生機,還能開創新的商機,「我幾年前看到一個數據,中國大陸的可耕地污染超過百分之二十,現在可能不只,所以如果台灣是乾淨的土地,那我們的價值有多高?我們生產的食物都是有機無毒,這樣對岸人人都想買台灣的東西。」他相信環保和經濟不一定要背道而馳,用對方法也可以攜手前進,而且越是不受人重視的領域越能有所突破。

 

大眾教育基金會與農委會合作農民希望工程。

扶助偏鄉孩童 堅持從「端」做起

除了振興農業之外,大眾教育基金會也積極幫助偏鄉學童,補貼課輔費用、發放清寒獎學金。和常見的品學兼優獎學金不同,大眾教育基金會不以成績作為發放標準,只要持有清寒證明就能申請,並定期巡迴訪視調整方針,檢視成果,因為弱勢學生沒有多餘的金錢補習、學才藝,甚至放學後還要忙著補貼家計,很難做到品學兼優,若只以成績當作標準必定會忽略真正需要幫助的人。現在每年約有四百位弱勢學生受惠,可從小學請領至高中,即使只是一個月一千元的補貼,十多年下來仍減少了輟學率。另外基金會還會額外舉辦作文比賽和繪畫比賽,提供不同才能的學生獲取獎學金的管道。學長希望透過「助學扶弱」計畫給偏鄉學童翻身的機會。

不管是找尋歷史、農民教育、助學扶弱,學長始終保持為家鄉努力的熱忱,「政府和大學都比較喜歡做『雲』,因為『雲』容易被看見。我們是做『端』的事情,做『端』吃力不討好,在地面上爬別人看不到,但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辦法。光是講很多雲,但是沒有端、沒有接地氣是行不通的。」土地、家鄉這些觸手可及的事物,就是簡明仁學長口中最實際的目標。

最後,簡明仁學長以基金會進行的農民教育為例提醒學弟妹不要忘記終身學習,和跨領域學習的重要,唯有多方探索,和不同特質的人合作,發揮團隊精神,才能跟上這個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學長也不忘提醒學弟妹發揮交大精神:「交大人給人的印象是踏實不浮誇,就像校訓所言:『知新致遠、崇實篤行』。」在遠眺高深的學問之前,先好好認識腳下的土地,認識自己,才能知道社會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延伸閱讀:

簡明仁花三十年找回消失的父親

簡明仁:做自己喜歡的事比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