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做好準備,用心體會,勤於溝通、使命必達」的公職人生 —台灣港務公司董事長吳盟分學長專訪


窗明几淨的台灣港務公司會客室內,剛結束會議的吳盟分學長帶著微笑走入與我們寒暄。從交通部、國科會、南部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公路總局到港務公司,轉眼已投入公職數十載,吳學長的公職人生卻和外界刻板印象中鎮日坐在辦公室的安穩生活天差地遠,為了將南科園區從一片甘蔗園變成今日的科技重鎮,他必須提著皮箱,敲遍一家又一家廠商的大門,說服他們前來投資;必須奔波一個又一個鄉鎮,和里長、代表溝通協調。但無論身處哪個位置,吳盟分學長總是做得有聲有色,留下讓後任者接續傳承的亮眼成績,他謙虛地認為許多能力是在上天安排下累積出來的,自己始終如一的心法只有四句話:「做好準備,用心體會,勤於溝通、使命必達。」

 

導師相助 展開公職生涯

「我大學的時候其實蠻愛玩的,成績很不好,大二的計算機概論老師還給我29分死當。」回憶起在交大的日子,吳盟分學長自曝不是個好學生。「幸運的是從大學開始就遇到很多貴人。」大四那年系主任陳武正老師鼓勵他報考研究所,下定決心認真準備時距離考試只剩兩個星期,憑著天賦異稟的考試長才與決心,吳盟分學長順利錄取交大交通運輸研究所,大大改變了他的人生。

和大學時期相反,進入研究所後吳盟分學長搖身一變成為課前預習,課後練習的用功學生,優秀的表現讓他年年領取獎學金,並擔任所上老師的研究助理,自己負擔所有的房租與生活費。擁有亮眼成績的他獲得指導老師,交研所張家祝所長的讚賞,退伍三天就受推薦加入台北市捷運計畫,以派用人員的身分成為台北市捷運的幕後推手,數十年的公職生涯就由此展開。

任職台北市捷運計畫兩年後,吳盟分學長又迎來另一個職涯轉捩點。民國76年,當時的交大校長郭南宏教授被徵召入閣擔任交通部長,身為電機博士的他急需一位交通專才的協助,張家祝所長再次牽線,吳盟分學長於是轉換跑道,跟著郭南宏校長從交通部、政務委員一路到國科會,一跟就是九年。「在工作上找到一個好的導師很重要。」吳盟分學長說。即使已經轉變為後輩的導師、貴人,他依舊時時感念一路上提攜自己的老師、上司,甚至今年還參加了郭南宏校長的慶生。

 

擅長提綱挈領 寫稿考試迎刃而解

和郭南宏校長一同待在國科會的日子,讓吳盟分學長練就一身寫稿的好功夫,一拿到大綱,就能迅速把艱澀拗口的政策變成一篇三千到五千字深入淺出的文稿,吳盟分學長自信表示,現在可以說是下筆成章,不需要事先打草稿,這不單出自國科會時期的訓練,童年時期家境貧困壓根兒買不起一本新書,他時常窩在舊貨攤看二手書,除了練就一身好文采,深厚的人文素養讓他在職場上總多了一份為他人著想的慈悲胸懷,面對人民的抗爭時,總能圓滿達成使命。如今在港務公司內部的平台上,他仍然時常發表三、五百字的短文,和員工交流各種新知與心得,不但展現對人文的熱愛,也藉此拉近公司同仁的距離,凝聚員工向心力。

雖然吳學長總說是受貴人相助才獲得許多機會,但他並不只是一味順著命運前進,他有著不服輸、使命必達的熱情,例如當初是以機要任用人員身分跟著郭校長進入交通部,不具有公務人員終生聘用的保障,但在郭校長離開交通部轉任政務委員當年,吳學長就通過高考取得正式公務員資格,「我跟他說:『我是來幫你忙的,不能成為你的累贅。』」因此在郭校長自國科會退休後,吳學長果真沒有讓人擔心出路,他立刻被提拔為南科籌備處副主任。

談到高考,吳盟分學長笑說如果將來要寫回憶錄,一定要把「擅長考試」這點寫上去。問起秘訣為何,他回答其實和撰寫文稿及推動工作有異曲同工之妙,就是要懂得提綱挈領,理出脈絡,掌握重點後讀起書來自然就能事半功倍,當年吳學長可是只花兩個月準備就順利通過高考。

 

拎著手提箱敲門招商的日子

被提拔為南科籌備處副主任後,吳盟分學長的工作卻更加辛苦。南科的成立是為了效法竹科將交大、清大、工研院、廠商串連在一起的做法,由成功大學起頭,帶動南部科技產業的發展。當年43歲的他踏上南科預定地,舉目所見是一大片甘蔗田與零零星星的建築物,和現今廠房林立、生機蓬勃的模樣天差地遠。抱著拓荒般勇敢無畏的精神,吳學長拎著手提箱,敲遍一家又一家廠商大門,說服他們前來投資。

「天底下最難的工作是推銷員,叫人家把錢掏出來買東西很不容易,可是還有一個比推銷員更難的工作:招商,因為他除了掏錢出來,以後還要繼續燒錢啊!」吳盟分學長苦笑回憶那時親自拜訪了李焜耀、郭台銘等等商界大老闆。在他一步一步扎根打天下,任職南科的九年中,總共吸引兩百多家廠商進駐,台積電更把最大廠區設置在南科,甘蔗田蛻變成為科技重鎮。友達光電前董事長李焜耀還曾在台中廠區開幕典禮上特別肯定由時任副局長的吳學長所帶領的南科:「雖然最後我沒有去南科投資,但過程當中他們盡了所有的力量,我一定要給他們高度肯定。

問到吃過無數次閉門羹後,要怎麼說服自己與同仁繼續前進?吳學長分享他從人壽險業者身上學到的理論:大數理論,他解釋:「你今天去拜訪十個廠商,結果是零合約,明天、後天再各去拜訪十個廠商,還是零合約,第四天拜訪十個廠商後產生一個合約,那個合約其實是你拜訪四十家廠商以後所得到的,所以雖然你今天拜訪了十個廠商沒有合約,但其實已經贏得了0.4個合約。」在他的鼓舞下,團隊始終沒有放棄希望。

南科期間,吳學長除了吸引兩百多間廠商設廠,更一手催生了南科實中。他認為要使一個地區長期發展,光有廠商不夠,必須兼顧教育,讓父母放心來此工作。吳學長借鑒新竹實中模式,打造高中、國中、國小、雙語幼稚園五所學校串聯出的全人教育。只是南科實中由地方政府出資,負擔不起五間學校的經費,在吳學長向國科會不斷爭取下,總算籌得十億經費補完當時缺少的高中部和幼稚園,讓人才留在南科,同時帶動台南善化、新市地區的繁榮。

 

溝通之道:永遠做得比對方想得更多、更好

吳盟分學長獲頒104年度傑出校友。

回顧在南科的九年歲月,吳盟分學長自認學到最多的是:溝通。他解釋:「在中央的交通部、國科會,你永遠不會碰到鄉民代表、里長伯。」因此深入地方,了解基層人民想解決的困境,對位居要職的政府官員是最好的磨練。「我們總是希望見林又見樹,在中央看到的是整個林相,但是如果沒把每一棵樹照顧好,林相怎麼會漂亮?」也許百姓的目標不是多遠大,卻是生活中必須時時面對的事物。他的溝通技巧就是「顧客導向」,站在對方的立場,做得比他們期待的更多、更好。

而接任公路總局局長後,吳學長立刻以他的溝通技巧,讓爭議十年的蘇花公路改善計畫(蘇花改)通過環評,給東部人一條安全回家的路。因為現有的蘇花公路位於峭壁上,在不斷風化侵蝕下將會越來越危險,甚至可能消失,他認為蘇花改不得不做。只是要怎麼通過嚴苛的環評,在影響自然環境最低的狀況下開發呢?吳學長推出台灣公路工程史上頭一次的「碳足跡盤查」,效法英國、瑞士、荷蘭等國,事先計算從工程的規劃設計開始到後來的材料運送過程當中會產生多少碳排放,選擇最低排放的工法和材料,例如開挖出的石頭以火車運送取代卡車,這遠遠超出當初環評承諾的事項。而環保團體擔心的生態系破壞問題,吳學長的團隊也將每棵路徑上的樹編列號碼,追蹤樹木的存活情況,並事先調查範圍內所有鳥、樹蛙等生物數量,施工中持續確認生物沒有減少,從每一個小環節維護複雜的生態系。

吳盟分學長不只考量到環保,安全上也做到滴水不漏,以使用者的角度回推需求,增強交通管理跟消防事故的偵測系統,盡可能排除火災造成隧道崩塌的風險,完備的計畫使工程中最難的觀音隧道跟谷風隧道均順利打通。2010年四月初上任到當年十一月,爭議十年的蘇花改就通過環評,甚至被環保署譽為環評典範。吳盟分學長強調弭平爭議絕非理所當然,是整個團隊用盡心力溝通,調整到面面俱到的成果。

類似的例子還有連結台北市、新北市的忠孝橋進行補強工程前,為了和每天上下班的民眾事先溝通,吳學長要求公路局工程處的同仁挨家挨戶遞說明書,最終補強工程和平完工,沒有產生任何抗爭和負面新聞。另外,在公路總局期間,吳盟分學長還廢止了汽、機車定期更換車牌的規定,為人民省去麻煩,也為政府省下五十億預算,這不是出自於任何長官要求,而是他自主發現問題,提出解決之道。不被動等待上級命令,永遠做得比對方想得更多、更好,就是吳盟分學長的處世之道。

 

每一個位子都是好位子,重點是有沒有幫助到社會國家

吳盟分學長也努力為國營事業開源節流,先是在交通部次長任內向國產署補正了法條,讓港務公司不必每年多付三百七十億的土地租金。開源方面,今年轉任港務公司董事長後則和政府合作,預計在台中港外設立離岸風力發電,讓能源百分之九十靠進口的台灣,運用這個全世界數一數二良好的風場產生自己的能源。

而近年來因為工業自動化,越來越多廠商不必跨國尋找便宜人力設廠,可以在母國或離銷售市場近的地方用機器人生產,導致運輸需求減少,是港務公司的一大危機。設置離岸風力後不僅開發台中港的新用途,也創造船舶設置、維修、保養發電相關機具的新事業。

此外吳學長也積極與海內外多家航運公司合作,如台灣的陽明、長榮、日本的運通等等,希望串起碼頭、航線、航商,形成互助的團隊。一連串的行動在在跳脫國營事業保守的刻板印象,主動開拓各方事業。

人才管理上吳盟分學長相當注重公司內部的團結,他說明:每個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看法,但不要說彼此的不好,常常產生爭鬥沒辦法長遠。」另外他也不吝於提拔同仁,唯一的條件就是要拿出可服人的成果證明自己的價值,單靠關說或請求絕對得不到升遷機會。

一路走來不是每件功績都能被看見,吳學長坦承最初確實會有些不平,但他轉念當成上天給予的機會教育,不執著於功成名就,「每一個位子都是好位子,重點是有沒有幫助到人,幫助到這個社會,幫助到這個國家?」他最後提醒學弟妹在職場上要重視顧客所有可能的需要或想法,像僕人一樣服務對方,「做好準備,用心體會,勤於溝通、使命必達。」必能創造最好的成果。

 

吳盟分學長小檔案

台灣港務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