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就是要走出不一樣的法學教育路! —交大科技法律學院劉尚志院長專訪


創所十六年,建院剛滿一年的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產出了台灣智慧財產法院近半數的法官、知名的國際律師,更在今年打入WTO世界貿易組織模擬法庭辯論賽全球前八強。從智慧財產權學程出發,如今已有智財、財經、資通、生醫、跨國法、勞動權益與性別平權六大領域專業課程,除了碩博士班,還開設專班、學分班等班別,在以理工為重的交通大學中,白手起家創立法學院,實屬不易。

一手催生科法所、並領導全所師生創立科法學院的劉尚志院長,將「創新的法學教育」訂為科法學院的使命,不僅要將國際上的新興法律概念帶進台灣,還要翻轉傳統法學教育的國考導向,讓學生走入產業、走進世界。從二十五年前進入交大任教開始,劉院長以社會企業的經營模式,自給自足實踐法界教育改革。

 

二十五年 從單一學程到創立學院

回顧1991年踏入科技管理研究所任教後,劉院長表示由於國內漸漸開始重視科技對法律造成的影響,交大在1993年開辦智慧財產學程,可惜受限於學校經費與人力,當劉院長想要增拓學分班時卻面臨不小阻力,幸好交大教育推廣中心予以支持,劉院長隨即運用在管理學院學習到的經驗,以MBA精神開設學分班,一開設即佳評如潮;隨後開辦全國智慧財產權研討會,第一次就吸引四、五百人參加,之後更名為科技法律研討會,由交大單一主辦二十年,獲得空前成功,奠定往後交大科法所(院)成立的基石。

交大科法學院在今天已是台灣法律學院佼佼者,才成立十多年,畢業校友多在國際知名科技公司或司法單位獨當一面,然而成立當時,卻是創業維艱,整個科法所只有兩個人,來自多元科系的學生得補修大量法律學分,因此聘任多位兼任老師,而其中經費都得自籌。於是劉院長再度發揮MBA精神,有如企業家創業般,靠著提供專業法律服務、辦理學分學程、開辦符合科學園區智慧產權學分,如美國專利法訴訟等方式,將這些收入回饋到師資、行政、設備,一步一腳印,累積實力與好評,擴展到現今十多位教授與行政人員的規模。

在一番努力耕耘後,去年終於將科法所擴張到學院規模。劉院長表示:「事實上,長久以來為了幫許多不是法律科系出生的學生補足基礎法學,科法所都是以所的名義開設院級的課程;此外,全世界的法學院都是和商學院並行,而非依附旗下,若不能創院,對法學教育十分不利。」因此為了讓交大科技法律更上一層樓,他努力爭取交大成立科技法律學院終於在2015年獲得成功,談到這裡,劉院長特別感謝張俊彥校長和吳妍華校長在外界不看好時,鼎力地支持他。

問到為何在困難重重之中仍堅持創立科法學院?劉院長堅信:「法學院絕對能提升交大的影響力!」在管理學院多年,他發現交大的人文社會科學始終弱勢,就算是管理方面的課程也過於著重科技,很少有軟性的、組織層面的知識。這和過去的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十分相似,伊大早期也以科技為尊,但發現只有這項特長無法對國家、社會產生影響力,因而痛定思痛在二十多年前成立法、商學院,如今成為美國大學法商領域佼佼者。

此外,這十年來產業波動不已,台灣產業也從一支獨秀的電子業漸漸轉移到各界搶進的生技業,未來還會有更大轉變,「交大一定要能影響社會,否則永遠都只是個科技大學,當科技一走下坡交大的影響力就衰退。」所以,交大科技法律學院雖有「科技」二字,但只是階段性任務,「我們總有一天要拿掉『科技』,讓我們交大朝更多元、更具影響力的方向發展!」劉院長對科法學院的期待,正符合張懋中校長帶領交大邁向偉大大學的使命。

 

創新、年輕 致力開創法學教育新格局

科技法律研討會二十年來皆由交大科法學院主辦,佳評如潮

強調年輕、創新的交大科法學院,在選擇教學領域時刻意摒棄台灣多數法學院會有的民、刑法,「大家都抱怨現在律師太多,除了流浪教師,還有流浪律師,那是因為大家都搶同一個市場。」劉院長自信表示:「我們的畢業生平均有三到五個工作等著,因為我們很清楚我們走的是不一樣的法律!

這就是交大科法學院走的創新之路。劉院長認為創新分為三個層次:技術創新、策略創新、結構創新。技術創新是最常見的產品、科技的創新,亮點明顯,但「亮點也就亮那麼一點,亮完就沒有了。」劉院長對於國內某些評鑑創新的方式有所質疑。去年底隨同校長前往緬甸頒發法學名譽博士予民主鬥士翁山蘇姬的劉院長,給予翁山蘇姬最高的評價:「最高層次的結構創新則是像緬甸民主鬥士翁山蘇姬做的,雖然看不到什麼亮點,卻是根本式的結構改變!」而對交大科法學院的表現,他則自謙:「我們還做不到結構創新,但至少是策略創新,我們改變了一個組織,並改變大家對創新的觀念。」

以科法學院發展最久的智慧財產權為例,台灣的公司幾乎每年都要付權利金,但不是因為抄襲或沒有好的專利,而是台灣老闆通常不願意發動訴訟,因為訴訟有風險,而且委任律師可能就得花幾百萬,但如果企業內有了解智財的人才必能省下大半經費。劉院長相信:「這是我們可以帶給交大、園區,甚至是全台灣科技業最大的貢獻。」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課程創新,科法所還運用許多新科技授課,像是利用雙向視訊系統在ewant育網教育開放平台上開課,讓台灣各地的學生不一定要大老遠來交大就能上課,並能和老師互動。另外,雖然科法學院本部在新竹,但仍重視台北校區,希望貼近不同學生需求。

 

國際化思維 鼓勵出國歷練

此外,劉尚志院長指出科法學院和傳統法學院最大不同之處在於三點:國際化、實證化、整合化。傳統法學院專注教導台灣法律,唸的都是中文,但我們的產業與國家,在實務上面對卻是國際訴訟,劉院長感嘆:「台灣傳統的法律人無法替國家競爭國際地位。」

像是先前英國商人肇事後逃回英國的林克穎案,一開始英國並不願意進行司法引渡,科法學院的林志潔副院長和金孟華老師挺身協助法務部,以專家身分證明台灣的法律能引渡,才成功解決。他強調:「這種時候能站出來比較台灣和別國法律的能力就非常重要,尤其是拿出美國法來凸顯台灣法律的國際化程度。」因此,交大科法學院不但納入美國法的教授,學生入學時也須具備相當程度的英文能力,在學期間更鼓勵出國交換,畢業後也有校友通過美國紐約律師資格考試。「我們的學生畢業後有的去美國法律事務所、香港事務所,還有到聯合國大使館的。」交大科法學院培育出來的校友,充分展現國際化的成果。

而同時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兼任教授的劉院長,觀察新加坡最近成立了國際商業法庭,請第三國的法官為國際糾紛仲裁,也就是說在境外發生的商業糾紛,可以選擇在新加坡開庭,「這是將『司法當成產業經營』!這又是為國家創造一個法律、智權的產業生態。」劉院長讚許新加坡的國際化,反觀科技產業如此發達的台灣,如果也能夠國際化,相信不但能降低流浪律師的問題,也能大舉提高台灣在國際法律上的地位。

 

在學先實習 畢業即就業

談到交大科法學院如何創新?劉院長將科法學院的教育分為「教、考、訓、用」四階段。傳統的法學院往往只做到知識的教學與考試訓練,交大科法學院為了增加學生的實務經驗,在畢業前會安排他們到各事務所或法院實習。劉院長表示:「很多台灣法律系的畢業生進入職場後才開始面對問題,你連狀子都沒寫過就要幫人辦案,就像醫生對病人說:『對不起我以前從來沒幫人開過刀,今天你第一個。』一樣不負責任。」

因此,有了實習訓練,讓交大科法學院的畢業生在流浪律師比率年年上升的今天,平均能有三到五個工作機會,「科學園區的律師和智財法院的法官、檢察官大多出生交大。」劉院長自信表示,「台北地院的重金庭向來不收剛通過考試的人當實習法官,卻破例收了科法所的畢業生,因為他們在學期間就累積實務經驗,修過財金法,還有一部分的學生有科技背景能幫法院設計程式。」交大科法學院學生在校期間時時刻刻都在準備自己,難怪畢業之後,就業機會比一般法律系學生高上好幾倍。

除了實習,科法學院首創的碩、專班混合上課也是增加學生實務知識的方法。劉院長回憶在台大法律系夜間部上課的日子,因為全班都是門外漢,上課時很難互相討論、交流意見。現在混合上課、分組,讓「年輕學生準備資料,年長學生提供經驗」,學生和學生間的學習更能增強效果。專班裡有司法官、律師,碩班的科技組裡有研發人員、公司中階主管,正好能補足彼此不足的領域,而且在職的學生還能提供年輕學生工作機會。因此雖有許多人質疑他們為何要把不同背景的學生放在一起上課,劉院長覺得這反而是他們的優勢。

 

跨領域、多專長教學

從台大生命科學系(舊名動物系)畢業,到美國改念工科,後來又插班到台大法律系夜間部攻讀,劉院長深知整合化、跨領域的重要。他談到在過去很少人修雙專長,也很難轉型,但自己就是因為有工、法雙學位才能進入交大科管所。在法律界也一樣,今天事務所要辦專利的案子,明天可能接到內線交易的案件,兩個領域差異很大,因此科法所的學生不分科,可以從智財、財經、資通、生醫、跨國法、社會正義暨性平與勞動法六大領域選兩種專攻。劉院長觀察台大等傳統法學院分門別類得很細,有些組別報考人數超過百人,有些卻僅有十多人,顯示這種方法不太符合學生需求。

劉院長舉例去年新聘專攻勞動法的老師時,有人疑惑他們明明是「科技法律學院」,為什麼需要勞動法的老師?結果正好遇上學生工讀納入勞健保的轉變,在目前保費的級距制度尚未修改的情況下,學校本可能因要支付大量不合理的保費,轉而提高每位工讀生的工作時數、大幅刪減聘用的人數,使工作很容易被上課時數較少的研究生搶走,剝奪大學部弱勢同學的機會,影響眾多學生的權益。幸好藉由新進老師的幫助,制度完善的安心就學方案,使研究生和大學部同學都各得其所,學校也避免不合理的損失。劉院長殷切期許:「交大就是需要這種對國家社會的影響力,科法學院內不同專長的師生,正是提供力量的來源。

 

用心帶領 讓學生站上國際舞台

交大科法學院舉辦校友回娘家

雖然是個十幾人的迷你教學團隊,交大科法學院對教育的貢獻可說是不遺餘力,劉院長特別感謝林志潔副院長和院內的所有老師們,不僅在課堂上,還額外教導學生準備公費留學考試,甚至幫忙修改讀書計畫,對比起自己當年一個人摸索如何出國留學,最後申請上美國德州農工大學,「如果我那時候有好的老師指導,說不定就到MIT念書了。!」劉院長羨慕笑說。

在老師的帶領下,科法學院的學生光是在今年就拿下了2016 The International ADR Mooting Competition正方最佳訴狀獎與反方最佳訴狀獎、2016總統教育獎,打進WTO世界貿易組織模擬法庭辯論賽的全球前八強,其中兩位同學更獲得初、決賽最佳辯士,成績耀眼。

不僅幫助台灣學生走上國際舞台,面對外籍生,院內的老師特地和他們講解台灣的歷史脈絡是如何形塑出現今的社會面貌,如何影響台灣人的想法,幫助他們理解台灣的文化和制度。

劉院長表示,交大科法學院現階段,在國內是以台大為目標,希望考生同時錄取兩邊時,會選擇交大就讀;而在國際上的學習對象,則選擇是同樣與都會區有一段距離但世界知名美國杜克大學為標竿,以自己的優勢,運用科技、實力做出小而精緻的法學院。

最後,問到面對少子化,會不會擔心招生困難?劉院長自信地回答:「我們完全沒有招生的困難。」目前的錄取率穩定維持在百分之六到十,問題只在如何挑選更好的學生。投入二十五年,劉尚志院長在法學教育上闢出嶄新的道路,接下來他將交出院長的棒子,但絕對會持續幫助台灣的法學走向更大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