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以創業經驗協助交大邁向偉大大學─凌陽科技董事長兼任交大校友會理事長黃洲杰學長專訪


甫接任交通大學校友會理事長的職位,凌陽科技董事長黃洲杰學長到辦公室與我們會面,身穿格子襯衫、樸實且洋溢笑容的他著實讓人覺得和藹。在言談中,洲杰學長不時透露對母校的情懷與想法,期許藉由自身的經驗和交大長久以來建立的校友網絡,讓交通大學不只是國內的頂尖大學,更是一所偉大的大學。

 

飛躍的「凌陽」  成為消費電子翹楚

童年的回憶總是讓人津津樂道,尤其是屬於特定年代才擁有的產品更是令人忍不住直呼:「我也有!」對七八年級生而言,「電子雞」和「菲比小精靈」這些玩意絕對不陌生。人手一隻的寵物電子雞和會眨眼說話的小精靈,裡頭充滿聲光效果的智慧晶片都出自凌陽科技。

提及凌陽科技,許多雜誌都寫道,這是台灣數一數二的消費性IC設計公司,擅長將小玩意做成大生意。「消費性」也就代表了客戶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產品,以客為本作為出發點,洲杰學長謙虛地表示公司幸運地踩在Timing上,抓住科技變化的前端。

洲杰學長與業界同仁都知道,科技業變化很快,許多產業看似蓬勃發展,但身在其中的企業是否能夠維持領先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很多時候,你必須不斷地大量投資其中才有機會維持。」一語道破科技業高成本的現況。以趨勢來說IC晶片越做越小,同樣大小的機器能裝入的零件越來越多,價格還能隨之提高;然而液晶市場來說,消費者的觀念卻是希望螢幕越大越好,如此一來既維持高解析度又要大螢幕,材料費就沒辦法節省,成本一高,相對就難賺取利潤。

洲杰學長也不禁提到時下的現況與過去已然不盡相同,有些時候真的必須倚靠天時地利人和。創業初期,洲杰學長笑說當時押了媽媽的一塊土地貸款,加上外界尋求的幾位投資人,以兩千六百萬做為股本。然而科技業這塊變化快,砸的錢也多,甚至能不能成功經常都是未知數,果不其然營運第一年幾乎沒有利潤,而後才逐漸回本。洲杰學長認為當年創業手頭現金不到五十萬美金,而現在一家公司想製作16奈米的技術,手頭沒有一千萬美金可別想成功。

 

平價化市場  抓住自身的客戶群

強調Timing的重要性,洲杰學長也分享近來公司著重的領域─車用電子。隨著半導體應用於汽車電子的技術越來越成熟,無人駕駛與綠能排放等議題受到矚目,智慧車輛已然成為下個世代的尖端趨勢,而凌陽科技也不落人後。

深根消費性電子多年,洲杰學長表示在公司經營的過程中很早就開始製作車用面板的晶片,特別是VCD、DVD播放系統的電子產品。凌陽科技花了三千萬美金購買ODD(Optical Disc Drive),DVD Player產品的前端技術,也在當年成為紅極一時的交易案。因著這塊扎實的基礎,光DVD就和對手聯發科佔了市佔率80%,「聯發科做品牌,我們做白牌。對我們做白牌的來說,客戶講求差異化。」而後以DVD為平台,把任天堂遊戲放上去,讓客戶不僅能夠看影片,還可以玩遊戲。現在聽來隨處可見的影音遊戲機台,凌陽科技可說是當中的先導者。

「娛樂」成了凌陽科技和消費者間重要的連結性,於是先以DVD的娛樂系統切入車用市場,再配合時下流行的物聯網概念,凌陽科技開始發展駕駛安全輔助系統,主動整合行車安全。「這幾年的技術發展,手機IC是相對夠複雜的平台。」藉由人手一隻的智慧型手機,連結汽車中的IC,讓駕駛在開車時也能使用手機功能,甚至達到智慧安全駕駛。

「基本的功能就像是ADAS(Advanced Driver Assistance Systems,先進駕駛輔助系統)。」以目前市面上通行的進口車,裝載的是雷達感測器,而凌陽科技發展的則是「影像辨識」,與雷達相比更能呈現360度全景影像,不論是路邊停車、後方駕駛逼車、超過分隔線等都可以準確提醒駕駛。

技術許多公司在做,凌陽厲害的卻是做到「普及化」,不論你是開雙B進口車,抑或是國產平價車款,都能以合理的價格使用駕駛安全輔助系統。平價化的市場能替客戶和消費者壓低成本,從過去電子雞產品將整台機器壓到市場能接受的五十美元以下,至今,凌陽科技對客戶的精神與態度數十年如一日。

 

面對逆境  有得也有失

黃洲杰學長於2015年12月與蔡豐賜學長進行理事長交接

事業往往不容易一帆風順,面對困境,洲杰學長認為「人生有得,就也會有失。」話說的玄,凌陽科技卻是逆風高飛很好的典範。

掌握機會得以成功,成功之後多數公司選擇擴張規模,凌陽科技也不例外。產品線增加,員工人數也隨之增加,人一多就容易產生員工執行力低落的狀況,不同的產品部門之間甚至出現不同的團隊文化,也讓組織管理形成一大難題。

面對因擴張而產生的組織問題,洲杰學長認為起初公司專精在一項產品,執行力快速且完整;持續擴大領域後,才發現並非每一項產品線都是自己的專長。於是在2006年,凌陽科技重進行組織改革。將旗下的凌陽科技根據IC設計、影音多媒體、通訊晶片等分隔成立子公司,分割之後,凌陽科技也面臨轉型,也有很多經營的問題,甚至陸陸續續結束一些經營績效不那麼好的公司,背負的壓力難以想像。洲杰學長約略地估算,當時竟也虧損了四十億台幣。

從管理角度來看,洲杰學長再次反省,對於不了解的領域無法當機立斷的自己。重新再來過的話,確實該好好拿捏切入新領域是否符合自己的想像。深入問題所在,當機立斷著實相當困難,洲杰學長笑說:「唉呀,怎麼可能隨隨便便把一間公司關掉,我也是很遲疑啊。」外表看起來溫和的洲杰學長在當時仍然相當有魄力地重整公司,面對逆境,學長選擇接受,表示:「即使有再好的技術、想法、創新,也全都要靠確實去執行才能實現。」於是就繼續往前執行,從做中不斷改善、進步。

 

飲水思源  校園生活歷歷在目

民國62年進入交大就讀,洲杰學長談起學生時期的自己不禁也笑了出來。當時一天的伙食費14塊錢,學生會在每個月一天的加菜日,為自己多夾根大雞腿享受。有趣的是那時的伙食費是包伙,因此沒上課的日子學校還會退錢回來,多餘的小錢竟成了洲杰學長賺得的零用錢。

校園趣事很多,也沒忘了長久以來交大「飲水思源」的校訓。離開學生時期,才慢慢感懷到教授有多麼用心。「我還記得我們教授叫做包白水,那個老師實在是有夠認真。」包白水教授的名氣之高,學生們甚至稱他為「包大刀」,大一二4個學期的物理課,包教授不單單授課,還分成學生自己要自修的部分和他上課教學的。放暑假前便告訴同學:「這本光學物理前半部你們在家自己念,念完之後我們來考試,然後繼續上課。」一本四五百頁的原文書,光是大學兩年,包教授就用了六、七本課本。回想起這段故事,洲杰學長講得眼睛都瞇了起來,又是笑又是感慨教授的用心。

正是因為當時教授的諄諄教誨,洲杰學長一直很感念教授們認真盡責的教學,使他打下扎實的專業基礎,也從師長努力嚴謹的言教身教中學到做人做事的態度。畢業後的生活圈與工作圈也離不開新竹,「交大一直給我一種家的感覺,像一個溫暖的避風港。」感性地表示這三十年來在產業界闖蕩,交大始終給予很多資源,一路也有同為交大校友的夥伴相互扶持,才造就如今的成就。

 

展望未來  以偉大的大學為標

新接任校友會理事長的位置,洲杰學長顯得格外謙虛。他認為校友會的運作在前面幾位學長的努力下已經非常成熟,不敢說自己能有什麼樣的協助,但希望能盡力以交大人的身分,為學校做出些許的貢獻。

上任後隨即與張懋中校長開會討論,日前校長也提出希望交大能成為一所「偉大的大學」(Great University)兼顧創新思想、孕育國際領導力、更不忘令人尊敬的人格與品德,並且希望募集6億,設立120位講座教授。

洲杰學長為此表示,現階段學校逐漸擴張,師生間比較不容易像過去一樣維持感情,他希望能夠讓所有校友都像是兄弟姐妹一樣,對回來交大、校友會, 都像是回家一樣的感覺,建立一種身為交大人那種值得驕傲的歸屬感,並希望校友們都不只以身為交大人為榮,更有「未來交大以我為榮」的期待。因此希望建立起一個完整的校友平台,利用客座教授的模式邀請在國內外擁有深厚經驗的傑出校友回來,以演講、授課、產學合作的方式向下紮根,培育在學學生成為未來的人才,不僅回饋母校,也讓校友在畢業後仍有機會與學校建立良好的互動關係。

最後洲杰學長不忘提醒學弟妹,世界變化很快,坐在原地也不會知道趨勢怎麼走,這樣的不確定感很重,卻也極具挑戰性。從做事的角度來看,洲杰學長建議基本功絕對要紮實,馬步扎得穩,功夫才有機會更上層樓。而且應該多花時間去了解自己,找到興趣才能選定適合自己的目標,朝著這樣的方向去努力,這就是投資自己。選擇做自己有把握的事,找到自己的優勢,再配合執行力到位,這樣才有機會成功。

學長更不忘提醒,除了專業,身為交大人也別忘「崇實篤行,飲水思源」,腳踏實地且持之以恆,才有機會邁向成功。

 

 

黃洲杰學長小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