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創業讓他認清自己!」─發現半導體最革命性的I-fuse OTP創新技術:上峰科技董事長─莊建祥學長專訪


莊建祥學長、戴文綺學嫂與子女合影

電子所67級的莊建祥學長,1974年畢業於台大物理系。天天回交大操場慢跑十圈才進辦公室的學長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乍看像是個五十幾歲的高階主管。五年前,剛滿六十歲的他發現一個極度創新、可以改變積體電路晶片設計的最佳方案,從事半導體科研三十幾年的他看到這個方案將為業界帶來革命性的改變,因而成立上峰科技,更辛苦堅持了五年的光陰,如今終於曙光漸露,美日大廠陸續開始找他合作。

學長有著典型的科學家性格,天生喜愛創新,又有著追根究柢的精神,當年還在交大念碩士時,為了證明俄國物理學家庫利克關於約瑟夫森效應(Josephson Effect)的實驗,他翻遍交大圖書館和中央圖書館的論文,並在短短兩個月內理論證明在無外加磁場上也可以產生穿透效應,後來也因為這個證明得到中山學術獎而獲得前往哈佛進修博士學位的機會。此後他一直待在美國,曾經服務於Intel、HP等國際大廠。

2003年學長受同學之邀從美國返回台灣並服務於台積電,他在台積電七年時間卻已得到兩次台積電年度企業創新獎,即所謂張忠謀獎。他其實從來沒有想過創業這件事。2010初年從台積電設計服務處處長一職退休之後,他開始陪伴學嫂遊山玩水。只是,科學家的生活是沒有退休這回事的,他雖身在山水之中,腦子卻總思考著他的工作。果然,某日一個靈感來到,顧不得美好山水,他立馬拿出紙筆,回家之後又放到電腦中模擬,意外發現這個關於電子熔絲的解決方案是個世紀大發現。

初冬之際,我們來到竹科力行一路專訪莊學長,請他和我們分享是什麼樣的靈感,讓他放棄遊山玩水的退休生活,甘願從一個上司、客戶也要敬畏三分的頂尖研發人員,墜入凡間成為柴米油鹽醬醋茶也要煩惱的創業老闆?當天,已退休也來公司協助學長圓夢的文綺學嫂也加入專訪,以下是學長學嫂笑談五年來他們如何堅持這個夢想的心路歷程。

 

科技業的心聲:分紅費用化扼殺人才

友聲:怎麼會想要在60歲時創業?

莊建祥學長(以下簡稱學長):要先從離開台積電講起。為什麼我要離開台積電?台積電環境很好,研發能力也是世界一流,不過分紅費用化以後,我拿的薪水(包括課稅)只有原來的三分之一。工作那麼辛苦,但一下子整個國家的制度改變,變成只領三分之一的薪水,年輕一輩則差不多是領原來的一半。算來算去,好像也該退休,陪老婆遊山玩水比較重要啦,畢竟她也辛苦了大半輩子。

友聲:的確有蠻多校友抱怨過,這樣害他們很難找人才。

學長:這個真的要透過媒體再申訴一下。一個國家的決策對一個國家的產業影響多大。現在要拼兩三年才能領到一樣的薪資,那個kimochi就大不同,對多數認真、肯打拼的人才而言,他們會失去努力的動機。還有台灣的研發補助跟其他國家比起來是非常少的,而且很難申請。我們要花很多的時間做紙上作業,但還是無法保證我們可以得到補助。政府寧願支持大公司,但大公司並不需要他們的錢;我們是小公司,需要更多的資金,但政府確認為支持我們會太冒險。

友聲:的確是,股東權益重要,還是人才重要,是需要去思考的,國家不好好珍惜人才,就得面對人才外流的困境。

 

既創新又能永續的靈感,怎麼能不分享出來?

學長:對、對,回到創業。回想到我以前在台積做e-Fuse電子熔絲,那天突然有一個靈感出現:現在還可以做得比它更好!於是我就坐下來先用筆算一算,後來到電腦模擬,都覺得還不錯。兩個月以後就成立這家公司,準備把這個美好的技術分享給業界,讓業界來共享,因為的確是真的好。

友聲:只是一個靈感,然後就創業?

學長:對啊,就成立公司,台灣登記公司很容易,好像只要台幣一塊錢,就可以登記公司當董事長。登記公司是不難啦,真的就是要有點子,將來可以永續經營比較重要

友聲:這好酷喔,可以永續經營比較重要,畢竟創業只要一塊錢就好。

學長:對啊,你要成立公司要當董事長很容易啊,特別我是莊董事長,是「裝」的董事長更容易啊,對不對?!(眾人大笑)

 

革命性的靈感:電子熔絲不必然要燒斷

 莊學長與旗下的工程師共同研發革新技術

學長:那我們再說單次可編程記憶體(OTP)特別在哪裡?先講電子熔絲,電子熔絲就是在還沒燒前是處於比較低阻值的狀態,燒完以後就是一個高阻值狀態,一般做法就是把它燒斷,拿它來做一些數位的用途。如果燒斷,就必須加高電壓來產生很高的電流,這樣會產生很大的熱量造成爆炸,爆炸產生的碎屑用久以後會接回來,會形成短路,因此可靠度不夠好。

從小我媽媽就說我是「搞怪」,每次都愛跟人家不一樣。所以我的靈感就是不把電子熔絲燒斷,只是加了電流會產生一些物理特性,讓電阻變高,電阻高到某個地步,可以把它鑑別出來,就是原來是低阻值,燒完以後是高阻值,這樣就夠了。所以我們的好處在哪裡呢?好處在我們的size比普通的電子熔絲小一百倍,可靠度卻好一百倍,而且只用1/10的編程電流。你說這好不好?!這是一個非常創新且具革命性的概念。

 

五年來的堅持:一次性可編程的矽智財(OTP IP)

學長:我們現在印證出來的,就是我們五年前想過的樣子。今年(2015)四月份和世界先進合作的新聞稿出來,證明我們能夠跨過攝氏三百度、通過三千個小時。我們再去跟美國日本客戶談,發現他們對我們的技術已經全然接受和認可了。不需要再跟他們說破嘴巴,現在就是談怎樣合作、怎樣收費。兩年前,有位顧客還再跟我們爭論創新熔絲的好處。現在,他告訴我,我們的創新熔絲有這麼高的可靠性是很自然的。(笑)

友聲:請學長說明一下怎麼差別待遇這麼大?

學長:其實這一路走來都很艱辛,我們跟世界先進合作四年,才有這些開花結果。今年四月一號我們跟世界先進出了一個新聞稿,有一些數據,他們就相信了。光是這個新聞稿就磨合了差不多三個月,技術講起來是容易的,可是我們花了很多時間來研發那個特別的形狀、特別的熔絲結構。

世界先進真的是幫我們做驗證,他們驗證的確是三百度C、三千小時沒問題。傳統的話頂多是一百二十五度C、一千小時,我們是三百度C、三千小時都通過了,而且對熔絲沒什麼損害、沒什麼defect。我們這個OTP,是業界從來沒有的,甚至連美國太空總署都找上我們來,因為他需要高溫的OTP,他們也承認說全世界上沒有別人可以做得到,只有我們做得到。

學長:現在大陸也開始在用了,大陸有一些白牌手機裡面,那個是一個手機裡面一顆、兩顆,但是我們現在談的美國客戶是一個手機裡面超過十顆,你知道量會有多大?!一支手機裡面超過十顆以上,將來它的量是每天幾百萬顆,以後還會更多,我們現在談這個生意。

 

台大來的怪咖之一

友聲:學長剛才說他這是一個靈感,所以他退休後都在想這些?

學嫂:對啊!他總是腦子裡面一堆東西,家裡的事他都不管,小孩子他也不管。

學長:現在有管,還會倒垃圾、洗碗,現在有管一點了。

學嫂:他一直都是這樣,我們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有時候一整天沒有一句話,像weekend,一早起來就在電腦前面設計電路,我看那又紅又綠的,就知道他又在想紅寶石跟綠寶石(電路圖)。他可以從早上五點多起來,一直到晚上十一點都待在那裡,是很無聊的一個人。

友聲:聽說科學家性格都是這樣。

學嫂:對,很多,以前在學校就知道物理系有很多怪物。(學嫂為台大考古人類學系畢業)

 

文綺學嫂是交大榮譽室友

學長、學嫂參加交大校友會舉辦的絲路之旅

友聲:所以學長跟學嫂也是在台大認識的?

學長:我們是在交大,在交大研究所畢業旅行認識的。

學嫂:我跟交大很有緣,我認識莊建祥是比較後來的事,我大學的時候畢業旅行剛好是跟交大電信去。以前交大有個教授,帶他們班畢業旅行去走南橫。因為我對南橫非常有興趣,陳信宏(就是電信65)剛好是我弟弟的國中同學,我們班就跟著一起去,所以跟陳信宏他們班很熟,像張威儀、胡秋江…後來這些人都是園區大咖了。(笑)

大學畢業後我不想出國就去教書,寒假時,繼續唸交大電子研究所的陳信宏班上要去畢業旅行,女生不夠,我就去插花,就這樣認識莊建祥。湊起來統統認識,我們從美國回來住在梅竹山莊附近,有天倒垃圾也遇見陳信宏;前幾天也遇見羅瑞德,他就是當年他們班派來火車站接我的同學,也是電子所67級的。

友聲:羅瑞德怎麼寫?

學長:羅馬的羅,瑞士的瑞,德國的德,羅馬瑞士德國,他以前就這樣自我介紹,他在校友會比較沒有那麼活躍。一般來講交大一個好處就是人跟人之間比較close,校友跟校友之間比較close,校友跟學校之間向心力非常強,這是交大的優點。

學嫂:他們電信系那時候,一些沒有出國的,出國也有好幾個,第一名的到美國去也只有當工程師而已,其他留下來的很多都當董事長。

學長:在台灣的都當董事長,那我是「裝」的董事長。

友聲:(笑)難怪學嫂會說跟交大很有緣,現在講一講交大的妳都認識。

學嫂:友達董事長李焜耀,他妹妹跟我同寢室,睡我下鋪。那時後回台灣看到新聞常會大叫:「哇!不得了,當年這些熟識的名字,現在都是大咖。」以前大家都很熟,我還被張威儀他們寢室封為榮譽室友。不過這樣反而不好意思聯絡,他們要是沒那麼大咖,我們還想去聯繫,但這麼大咖我反而不敢。(笑)

友聲:咦?那學嫂是唸什麼系啊?

學嫂:我唸考古人類學。

學長:考古人類學,所以跟唸考古人類的人結婚有個好處,年紀越大的話她越珍惜,越值錢。(笑)

 

柴米油鹽醬醋茶之外的創業樂趣

學嫂:剛開始非常排斥他出來創業,我的責任完成了,而且也退休了,應該要輕鬆過日子,為什麼還要來煩惱這些,而且還常常焦頭爛額。但現在改變主意,兒子女兒都大了,也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他有個夢想還沒實現,六十歲還來創業,而且這個也不是隨隨便便就敢做的,就來幫他吧。

學長:人家說有夢最美,晚上睡覺都睡得很甜!

學嫂:萬事起頭難,一個靈感要變成一個真正的東西真是難上加難,再加上人力、財力都沒有那麼的充足、順利。

學長:資金啦,就是找資金沒那麼容易,台灣創業維艱就是這樣,找人、找錢都很辛苦。

學長:我們現在發現還是需要sales這一塊的專業人才,要成就一個公司需要各式各樣的人才,一個好的理念要推展出去,真的是要一個團隊,不是one-man show,各式各樣的專長都需要,像我們工程師出身的,對管理比較沒概念,但管理非常重要,管理還要深知人性,要花時間投入,什麼領域都是專業。

友聲:對,要做到專業就要投入。

學嫂:所以他有一天跑去什麼交大經理人培訓班學習如何當CEO,我後來就想說他為什麼要來創業,搞不好就是聽張威儀說得多簡單。(笑)

學長:對,有一次張威儀去演講。

學嫂:張威儀說他只有一個idea說要創業,結果他的資金就全部到位了,我想他大概是被張威儀那句話騙了(笑)。一開始是很辛苦,他大概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的事情。他回來的時候是到台積電,那些雜七雜八的事公司都有人cover。

學長:台積電有infrastructure,你只要做你該做的事情。那現在沒有,一些制度、工具、設備什麼的都要張羅,很麻煩的。

友聲:不過自己的夢想做起來很好玩、很爽快吧?

學長:很累,很累啦!

學嫂:不過我就說他這一生是沒有白活了,他真的是從醒過來一直到睡覺前都在工作,醒來都是在為自己做事情,這樣子是最幸福的。他有個很大的優勢,速度很快!

學長:我們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還要扣除睡覺什麼的,大概剩八小時,八個小時我們充分利用,把生產力提高是最好的。

友聲:難怪效率這麼好,結果只給我三分之一的薪水,不爽!想說我人生是在做什麼!

學長:對!

 

創業後認識真正的自己

友聲:學長講一下這五年來你對公司的滿意度?

學長、學嫂在Washington DC;學長、學嫂參加交大校友會舉辦的京都賞櫻行

學長:以前是當工程師,現在是當老闆,角色不一樣,現在反過來覺得我以前當工程師的時候太過任性。以前是自己想著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其實不是,不管怎麼樣,在公司裡還是要聽老闆的話。所以我現在當老闆了,發現底下員工不聽我的話,這就是報應!現在想通了,當初應該不要太過固執、不要太過堅持己見。(笑)

友聲:第一次採訪到這種董事長,還會反省自己的。

學嫂:因為我跟他講,我最清楚這個人,我就跟他講說,莊建祥你有沒有發現,以前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現在又重演了。你看你以前上班,因為你聰明,就堅持己見,弄得雞飛狗跳。現在你的員工裡,也有這種人啊,反過來你當老闆的時候,再看這種員工,其實就是在看你自己啊!其實老闆有老闆的苦衷啦!

沒錯你能力很好,但老闆總是想你再好的能力也要先把我要的東西做出來,再來表現你的能力,你不能讓我的東西交不出來,你現在還在表現你的能力嘛,對不對?他自己承認,他自己都講了這是報應。

友聲:現在變的比較圓了,以前都長角。(學長做勢把他的兩根手指比近他的額頭像公牛的兩隻角)

學嫂:對,以前都長角,他開這家公司,讓他看到他自己。其實也沒有說好或不好,就是說大家都需要修正,員工盡量站在老闆的立場想事情,老闆也要盡量為員工著想。

所以我說,撇開賺大錢而言,他已經成功了,他把他的東西做出來了,只是還沒有像我們社會所講的「賺大錢」。事實上他並不是因為這個錢才來做這些事情,他能夠把這個錢用在別的地方的話,這也算是成功!現在就是希望能夠把這個東西推廣出去,能夠省時間、省材料,等於對環保也有一種貢獻。而且你真正賺到的時候,可以用在很多地方,這也是一個附加的功能。

學長:我們也想說將來如果成功的話,捐一些錢出來,做一些公益回饋社會。

學嫂:因為我們兒女都大了、都自立了,我們都有退休金,另外一個是我們的員工跟他打拼五年,他們應該得到他們應得的,這是我們最希望的,要跟這樣子的人合作真是不簡單啊。(笑)

還有一個很大的回饋,就是他也從這裡認清他自己,我們通常都認不清自己,但是創業當老闆,讓他認清自己

 

正確的business 是去賺前端的錢

友聲:您在半導體三十幾年,您看台灣產業的發展?

學長:台灣其實有很多優勢,台灣人很勤奮、很可靠,而且有一個比較完整的供應鏈、infrastructure,這些都是優點。薪水低,薪水低當然產品價格比較便宜,也會有一些競爭力,我們要善用台灣的優點。

台灣也有一些缺點,台灣的缺點就是一般比較短視,可能就是公司成立一、兩年就想要賺錢,不重視研發。只是模仿別人,做得差不多了,就趕快拿去賺錢。這個就太短視,長期來講會阻礙台灣產業的發展,有些東西還是要深耕的。

就像DRAM產業,你不能說拿國外技轉來就生產,這絕對不是一個business,國外技轉來的,就只能賺一些後端的一些錢。有一家DRAM產商的前身,剛成立時是旅美華人開的,它當初是賣技術給韓國,賣給三星、現代,還有賣給日本。搬來台灣以後不重視研發,只重視財務報表。因為研發太花錢,蓋了工廠以後,就從國外買技術來做生產,但是越做越差,這表示這種商業模式是行不通的。

另外就是說整個投資界、產業界都太過短視,他要今天投明天就賺錢,賺也不要只是小賺,他要穩賺大錢而不賠的,而且要馬上賺。我們跑過好幾圈創投,發現多數人的想法就是這樣子。

像我們這樣持續做四、五年,都是一張紙一枝筆慢慢設計出來的,中間也遇到蠻多挫折,不過關關難過關關過,還好上帝有保佑。總之我們就是做高端的先進研發,我們就是走在人家前面,不是在後面抄人家的,我們台灣應該往這個方向做。

 

為什麼歐美企業的毛利高?

友聲:學長看美國的產業為什麼會跟台灣的差那麼多?從工作經驗,或是現在角色的改變,您是怎麼看這件事情的?

學長:我的想法是,美國薪水高、稅重,醫療保險各方面開銷都重,所以一定要做利潤比較高的。在美國開公司,沒有20%的毛利他是不做的,而且也不可能叫人家減低薪水,人往高處爬,薪水是越高越好,所以他一定要做毛利高的。

那怎樣做毛利高的?就是品質要特別好、性能特別好,所以要是新的或是很創新的產品。美國也比較有冒險精神,因此願意冒險。加上生活成本、薪資成本高,所以他們一定做要有20%以上的毛利。台灣大概10%就非常好了,3%、4%是很典型的,要賺到20%,就得冒險才有機會。不能只想做高毛利、低風險的生意,沒有這回事。

當然,這可能也有很多因素,例如我們資源比較少,台灣人比較辛苦,這幾十年來辛辛苦苦打拼起來也算是小康之家,但是因為資源少,怕散失掉,會變得比較保守。所以薪水低,各方面稅賦也沒那麼重,加上保守不願意承擔風險,就不太願意花太多金錢時間在研發上面。因為研發是有風險的,這導致台灣會想要做安穩低利的製造端。以Intel而言,當它研發五個產品,做完以後真正拿去賣的只有兩個產品。其他做完以後就放在家裡面,做完以後也許是市場消失了,或是客戶反應不好怎麼樣,但其他三個產品不會因為只有四成的成功率就不做。他知道研發五個產品裡面,只要把兩個產品拿去賣,就可以把研發的cost賺回來。

研發一定有風險,研發如果是百分之百的話那就不叫研發了,百分之百成功的那叫製造,所以台灣就做製造。

 

訪談後,學長、學嫂與編輯群合照

態度勝過技術

友聲:最後一個問題請教學長,如果你想要徵一個新一輩的工程師,你會希望他們有什麼特質?如果要配合你心目中的那個發展模式,學長你覺得什麼樣的工程師你比較想要雇用他,或是跟他合作?

莊:講白一點,就是沒有我以前的壞習慣,就是態度要好,對公司對同事要好,看事情要從公司角度來看,不是從個人角度來看。態度好,向心力高比較重要,技術好不好是其次,我們大家可以一起努力把問題解決掉,我們不要獨行俠。

學嫂:可以跟人deal,跟人家合作,這個更重要。我覺得交大這方面的training比較好,台大著重在研發、科學,所以他現在從驕傲的工程師落入凡間當老闆,讓他認識自己,非常值得。

 

 

 

※感謝人社系陳祐如學妹協助逐字稿撰寫

世界先進與上峰科技簽署OTP單次性寫入之IP授權合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