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台灣電子產業推手─利翔航太電子總經理林榮生學長專訪

 

林榮生學長

電工57級林榮生學長是國內電腦工業發展很重要的推手!曾任台北市電腦公會(TCA)第三任理事長,公會現有4千多家企業會員,在台灣、大陸和日本均有服務據點,產值佔台灣ICT產業80%以上;而這些成就是林學長和陶鴻傑先生、施振榮學長等等,一步一腳印的累積深耕而來。

林學長畢業後即進入王安電腦,成為第一位進入產業並籌組電腦公會的業界人士。多年來對推動臺灣電腦產業不遺餘力,既為產業先軀,一手創辦大型電腦商業展覽,讓臺灣電腦邁向國際;敢於創新,嘗試系統整合技術,鼓勵產業轉型,提升巿場生產鏈中的價值。

對系統整合產業充滿熱情的林學長,當同學們大多數選擇從產業第一線退休下來時,林學長依舊樂在工作、享受工作。林學長百忙之中,接受電子系學弟妹107級專訪,從王安電腦、電腦公會、到如今為利翔航太電子(股)公司總經理,50年的台灣電子產業,聽學長細說從頭、娓娓道來,我們跟著學長走回從前,走過電子產業的起落,學長絕佳的記憶、精采的分享,讓後輩的我們身歷其境。

 

臺灣電子產業的推手:臺北電腦公會

「透過事務機器公會跟政府溝通有困難,因為他們不懂,我們就自己創一個公會。」林學長回憶初創臺北電腦公會時,因政治影響,不論是理事長、總幹事都需要擁有黨籍才好辦事。林學長對這種掌控感到不滿,認為不利於公會的永續發展,更不願服從這種潛規則。出任第三屆公會理事長時,林學長創建一套會員主導的發展制度,同時規定理事長需事必躬親地參與公會事務,落實推動臺北電腦公會以發展本地產業為重的核心精神。

「現在臺北市電腦公會能夠那麼健全,不管是財務、制度、人事都很專業,我想與當時建立這個制度很有關係。」在林榮生與施振榮兩位學長出任公會理事長期間,熱心公會事務的他們,幾乎把上班以外的時間都投放在公會,積極把公會制度籌建起來,其中的關鍵便是林學長一手設計的「總幹事與理事長同進退制」。

大多公會的總幹事都是世襲。林學長認為這組成辦法會醞釀出不好的問題,便定下相關規定,限制總幹事不能參與推動理事、理事長之職,總幹事的任期應與理事長同進退 。

 

Computex、資訊展的創始者

談起台灣電子產業當年的起步,學長像講故事般的回憶令人嘖嘖稱奇。1980年前台灣沒什麼電子業,PC也還沒開始出來,但是很多外商來台投資PC版、組裝廠,台灣對組裝對電子零件已經有些概念,可是就沒有產品可以發揮,「剛好來了一個電動玩具,我們台灣進口電動玩具,想說怎麼那麼貴啊,就想去複製。早期的電腦本身那時候還沒有IC,都是screen板,那你知道怎麼做的嗎?我們叫做Reversed Engineering一開始就是把它全部拆開來看,像是PC版是怎麼layout的,零件是哪些零件,擺在哪裡等等。」談起台灣這段山寨歷史,是如今已經進展到小小一台5.5吋卻能包羅萬象掌控日常生活的我們所難想像,學長笑說:「後來日本人開始抗議了,但是台灣也因為這個電玩山寨,PC接著產業進來,我們整個產業才會上來。不過當時公會就要面對很多壓力,如今回想起來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學長回憶,當時整個社會開始對電子產品產生極大的興趣,當時的中華商場是買賣零件的重要平台,「宏碁、神通都代理一個4個bit的CPU,一個叫做Zilog 一個叫做Intel,神通代理intel,宏碁就是代理Zilog,都是4個bit的CPU,宏碁的小教授就是用Zilog的CPU去做的,Zilog後來拚不過intel就消失了。」

學長也分享了台灣一年兩次年度資訊電腦展的由來。「那時候我又開始做了一件對整個公會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去辦展。」學長有段時間在香港工作,香港有很多代理商,這些代理商經常到各個國家參加當地的show展,學長也常跟著參加,「我當時就覺得參展很賺錢耶,因為廠商要花錢租一個攤位,攤位又很貴。因此回來當公會理事長的時候就開始思考,雖然我們有4、50個會員,每一個在那個時代就要繳交15000會費,四五十年前的一萬五門檻是很高的,因此,如果沒有真正的好處,人家幹嘛要參加,所以我就辦展!」後來愈辦愈大,每個廠商都有很多收穫,他們接到很多訂單,雙贏、三贏、四贏就這樣開始運作,造就了現在Computex和資訊展總是人潮滿滿商機不斷,在大陸電子市場崛起之前,台灣的Computex曾經是世界三大電腦展之一。

 

電腦公會的發展方向:推動區域性發展與臺灣產業客製化

電腦公會現在積極扮演推動和協助角色,鼓勵本地公司到其他國家建立新據點。電腦公會從早期以外商公司的會員為主,到後來涵蓋所有與電腦相關的硬體、軟體、零件、IC設計等公司,會員包括台積電、聯電和聯發科等非臺北巿的電腦相關公司,形成健全的產業體系。林學長表示臺灣是世界最大的電腦製造平台之一,受其他電子裝置的盛行影響,電腦生產因而放緩,更日益受到中國快速進步所威脅。

面對種種的困境,公會積極獻計幫助本地電腦產業升級,建立各式品牌推動產業轉型,把業務從大陸擴展到日本、韓國、印度、東南亞等地,建立各地據點,踏進東南亞發展區域性巿場。林學長建議台商要深耕當地,設立公司分部,而非僱用代理商,深入了解對方的文化、民情,設計出切合當地所需的電腦系統。

「這個就是臺灣的優勢,我們要做別人不能做的事情,美國電子業很強不想做,大陸可穩佔巿場做單一裝置,東南亞的新興國家都很缺這一塊。」林學長指臺灣最大的優勢,在於擁有經驗和優秀的設計能力。基於過去電子產業的過程,汲取到硬體、軟體和零件等整個系統整合的經驗,有足夠能力設計出一整套的Total Solution。學長分析,大公司、大企業的產品都是一次性大量生產,但是做系統整合則要想一件事情…替廠商代工只有3到5%的利潤,系統整合的研發利潤卻可高達30到50%,「那是你的知識在賺錢。」

系統整合設計本身就能獲利,後續的軟硬體維護、升級等服務,可持續地支撐客戶去經營其事業,反過頭來,也會繼續購買系統整合的服務。迎合現在CPU和OS所採用的開放式系統,林學長認為這是未來產業的走向。未來將不會有一家獨大的公司,而是一個系統組合了很多公司,可以更靈活地應用在各種範圍。利翔航太就是透過這樣的模式服務客戶,學長說「服務就是需要人,公司財力夠、能力夠、經驗夠、服務熱誠夠,不用太大的公司都能升級。

 

中推會—中文內碼加入Unicode的推手

問及「中文化電腦」的始創,林榮生學長回憶與施振榮學長、林嘉勳學長、林蔚山先生等人組成「中文微電腦推廣基金會」(簡稱「中推會),曾致力推動正體漢字國際編碼和電腦語言統一化。

王安與朱琪瑤學長,均為早期(1949年以前)領公費到美國念書的交大畢業生,後因政局突變而選擇留在美國創立王安電腦,更成為與IBM並駕齊軀的兩大電腦公司之一。配合政府成立科學園區的政策,王安電腦是第一家進駐新竹科學園區的公司,在臺灣發展業務,也讓二人看到中文輸出文字的必要性,促成第一台中文電腦的誕生。

「當有人著墨輸入方法、有字體、有輸出,整個就完成了。」早期電腦只通用於先進國家,能選擇的操作界面和輸入法語言,只有英文和羅馬拼音。在臺灣,大部份輸出文字和單據都需要中文,輸出語言若只有英文便會產生問題。中文輸入法的計劃由此應運而生。由交大計算機中心以報章用字作統計和記錄,得出中文常用字大概有八千到二萬字左右。完成前置記錄統計工序,輸入和輸出也漸漸跟上腳步成形。機械相關畢業的朱琪瑤學長,設計出第一台中文字體輸出印表機。倉頡輸入法也在零壹創辦人林嘉勳學長推動下,慢慢在臺灣普及使用。

那時只有王安關心中文電腦,其他電腦公司根本不理睬。在王安和交大團隊研發出第一台中文電腦後,所有政府機關、民間機構都是王安製的電腦。

「因為剛剛開始他們不太懂,但是我們懂,所以就跟著我們了。」學長自信地說,後來本地電腦公司慢慢發展起來,像是宏碁、神通等,大多都是中推會的成員。他們想把中文電腦賣到中國大陸,驅使中推會着手整合每一家公司的中文內碼。

正好美國政府當時正推廣世界通用編碼(Unicode),使各國都能互通資料傳輸。大環境的變動促使臺灣加快腳步,編製一套標準中文編碼來加入Unicode。臺灣、中國大陸、日本、韓國都有各自的漢字特色和編碼方法,如何協調成了極度棘手的難題。林榮生學長表示,他和中推會或電腦公會的會員,帶着專業的電腦技術和見解,代表臺灣電腦產業跟各個國家磋商,開了很多場會議。

「早期我們自己在訂碼的時候,裡面有很多的技術成面,怎麼樣跟電腦溝通,中推會非常專業地扮演這個腳色。因為我們有這個專業,你到大陸去人家才會聽你的,不然人家不會理睬你。」中推會憑着專業的電腦溝通技術,成功說服中國大陸、日本和韓國配合協調,把Unicode裡面的內碼變成一個標準。中推會與各國協調斡旋、Unicode的內碼的設定和編製不同漢字的增補集合,全力推動Unicode的產生與普及使用。

 

捨不得退休:就是喜歡做系統產業

順序由左至右︰余博超學弟、林榮生學長、顏孟輝學弟和彭琡靜主編合影

提及利翔航太的飛機娛樂系統工作,林學長更顯得眉飛色舞。早期的飛機娛樂系統是選擇性安裝,利翔成立時(1997年),全球只有十分之一的飛機有安裝娛樂系統,時至今日,娛樂系統已變成不可或缺的飛機組件。以前若要把娛樂系統擺放到波音或AIRBUS任何一種飛機上,都要先付一千萬美金上架費,設計也要額外付他們認證費用。這些費用是一筆不少的投資,不是一般公司能輕易繳付出來。

利翔航太公司的設立,主要是配合政府發展航太事業策略性規劃。初期是由工研院航太中心郭其忠主任主持「客艙個人資訊系統」研究與開發,當產品進入商品化階段時,郭其忠先生取得力晶集團黃崇仁董事長的支持與領導,及政府資源的溢注,成立了利翔公司。利翔公司原本的經營策略,是計劃籌資併購一家在美國經營機上電子系統的公司Hughes Avicom,當時Hughes已與經濟部和利翔三方簽署技術移轉合約,但在籌資的過程中,Hughes 被另一家美國軍用通訊公司Rockwell給搶先收購了,因此利翔與Hughes技轉合作就順理成章的轉至Rockwell公司,也因此利翔成為Rockwell的合作夥伴,並累積經驗、人脈和專業技術。

藉着Rockwell的帶領下進入產業,始得與另外兩家娛樂系統公司Panasonic和Thales合作。利翔以合作廠商的身份參與產業業務,但關鍵的技術仍操控在美國和日本手上,如此一來,利翔在業界難以打響名堂。林學長深明這非長遠之計,便思索娛樂系統的技術能否抽離飛機,應用到國內外的火車上。

「我們在火車上安裝整套系統,前面、後面也有,全世界在做火車的系統只有我們在做。」學長自豪表示,與外國公司的合作經驗和學習得來的技術,他大膽嘗試應用在與飛機相若的大型運輸交通工具——火車之上。火車與飛機一樣怕起火、怕撞擊,也不能影響到駕駛者。只是電源方面會因依賴引掣產生,比飛機相對地不穩定。

技術之外,說服火車公司安裝車廂內的娛樂系統,也是一大難題。大部份火車公司均是國營企業,沒有競爭對手,娛樂系統則永遠都是一種非必需的選擇。「每個地方有每個地方的文化,所以系統設計都是客製化的。」娛樂系統會跟着各地特色和搭乘時間,而配有有不同的承載內容(content),加上,火車的車廂很多,廣告的概念也漸漸被帶進來,火車可成為不亞於飛機的新巿場。

熱愛自身工作的林榮生學長,不禁興致勃勃地向學弟妹分享工作上的所見所聞。澳洲和印度的火車也是國營,情況與臺灣類似。在火車車廂安裝娛樂系統,是澳洲某一州長競選時承諾選民的新增福利,票價並沒有因此漲價,州長和巿民同時獲益。印度火車上的娛樂系統引入廣告回扣,效果不俗。歸功於印度的網路不普遍,網路與手機廣告的不熱門,使電視廣告的成效更為顯著。火車上的娛樂系統,對印度乘客來說,就像是在看電視一樣,所以廣告商和火車公司也樂意在上面設計廣告和投資。

「雖然公司沒賺很多錢,不過就很有成就感,而且做的時候覺得很快樂。每天都可以看到很多新東西,我們常常參加大型秀展,可以看到很多不同國家。」學長笑稱,從王安電腦到今天的利翔航太,林學長對自己的工作都追求可專注於自己的興趣、得到成就感和不斷地鑽研新事物。「我只有對系統整合有興趣,所以我這家公司,做的就是我的興趣。」

 

讓臺灣電腦產業更具價值的Total Solution

在林榮生學長無私又詳實的分享中,彷彿能通過學長的話語,看到臺灣電腦產業的歷史發展與未來的可能性。林學長經歷以代理商為主的電腦產業前期,又親力親為創辦台北電腦公會,協助推動本地電腦公司的蓬勃發展。迄今,志趣轉往同樣注重軟硬體的客製化系統整合,每一項生命的里程埤都與臺灣電腦產業發展有關,環環扣連。

展望未來的臺灣電腦產業發展方向,林榮生學長在TCA 40系列和這次訪談中強調︰「不能只focus在device,一定要focus在整個total solution。整個total solution包含像是雲端、終端、整個軟體等等,最重要是一個系統整合的力量,一定要發揮出來。

與此同時,產業也要着眼開拓新的區域性巿場,憑藉自身豐富的軟硬體研發和生產經驗,提供客製化設計的系統整合產品。「系統整合能夠讓我們整個產業加分,讓我們整個價值提升!」繼續推動臺灣電腦產業,往國際巿場再踏進一大步。

 

※感謝電子系107級余博超/顏孟輝學弟提供逐字稿
※本文由電子系張錫嘉教授之逢十必訪編採團隊授權刊登
林榮生學長小檔案,林學長為83學年度傑出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