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永遠站在老闆的老闆的立場想事情─宏碁董事長黃少華學長分享─玩轉人生

「人生不要太拘泥就會發現很多有趣的事物。不要太在意今天自己處於甚麼樣的環境,應該在任何環境裡都能去努力尋找自己存在的理由,或是什麼地方會有趣, 然後努力地過得快樂。」--黃少華學長

 

很榮幸接受宏碁集團董事長黃少華學長的邀請,參加公司內部的課程分享。一進到演講的場域時,立即感覺受到很特別、輕鬆的氣氛。一切都安排得妥貼,但卻不失輕鬆、優雅,遇見的每個人都是精神奕奕的,不僅擅於聆聽也樂於主動分享,這完全顛覆我對大公司巨大肅然的想像。

人資部門的嘉莉很熱情的介紹我們與正在acer實習的交大學長認識,學長描述了許多他在宏碁的所見所聞,幫助我們對宏碁有基本的了解,當然也趁機打聽了實習的情報。主講人黃少華學長(George)很早就抵達現場,並且很親切的跟我們交換名片,也很用心的記下我們的名字,詢問我們關於交大的事情,沒有制式化的禮儀,一切都在很溫馨的氛圍下進行著。

學長以高爾夫球帶入演講主題:玩轉人生。本來看這題目以為是學長要分享大病康復後對人生改觀等等的故事,但在網路上搜尋資料卻遍尋不著類似的蛛絲馬跡,正感到十分疑惑。但其實這題目是學長定在他對人生有另一番領悟之後,為了讓我們能夠輕易理解他話中的意涵,才以高爾夫球做為引信

 

「如果我今天就要死了,我會感覺遺憾的事是甚麼?」

開場是一句老掉牙的問句:「如果我今天就要死了,我會感覺遺憾的事是甚麼?」以往總是習慣性的忽略這樣煽情的字句,經由學長一問,才發覺我從未曾問過自己這個問題,最常問的是在死前最想完成的事,卻鮮少詢問:感到遺憾的事。它提醒了我,許多事情如果不在當下把握,失去就僅能回味、遺憾。

從2003年退休至2013年的期間,學長全心全意的專注在高爾夫球的運動上,令人詫異的是學長竟是在不惑之年才開始學習高爾夫球,起因是他與施振榮學長無法融入公司內部高階主管的話題,卻沒想到一接觸就完全迷上了高爾夫!

學長先以「golf」拆解成四字來做開場:G代表green,O代表oxygen, L 代表light,在陽光下從事這場運動,F則是friendship,學長強調,打一場高爾夫球要四個半小時,一定是找最要好的朋友們一起相處四個半鐘頭,這是非常快樂的!同時,高爾夫球也是可以維持到年紀甚大時,仍然可以從事的一種運動!

在2005年時,一本高爾夫球的雜誌登出了GOLFER(高爾夫球友)死前必須完成的十件事,George也引用這十件事大方的與我們盤點他的高爾夫經歷。從學長的分享裡可以感受到學長對於學習懷抱著很純然真誠的態度,每個成功或挫敗的球場經驗對學長而言都像是個有趣的遊戲,而學長在其中玩得非常盡興!而學長終於道出了他現在最大的遺憾:以前退休的十年中,每個星期可以打兩、三場球,現在又回來上班,變成每兩、三個星期才能打一場球。(笑)

學長分享許多關於高爾夫的趣事,令人印象深刻。George學長提到他曾多次單槍匹馬勇闖全然陌生的球場和全然陌生的球友一起揮桿,各行各業的人都有,大家剛開始彼此都不認識,唯一知道的是大家都愛高爾夫。在球場上大家都很有禮貌,很有運動家的風範。「中國人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想想要有多大的機緣才能讓這四位互不相識的傢伙湊在一組,一起共渡四個鐘頭,一個愉快的下午;而在打完球後大家也有機會變成好朋友。」

學長秀出了他與台灣早期高爾夫球名將呂良煥老師的照片,在1970 和1980年代高爾夫球可說是歐美人的天下,而呂老師則是一枝獨秀,在1971年拿到英國公開賽亞軍及法國公開賽冠軍, 成為球場上突出的亞洲人。以他倆互動的小故事說明彼此的好交情,更是讓人羨慕,從學長的言談中,可以感受到他對於這位老師的尊敬。學長同時也提到了他曾與同伴到北海道打球,儘管風、雨交加,氣溫也低到攝氏2、3度,也依舊和夥伴堅持到最後打完36洞,成為球場上僅剩的團隊等等的趣事。最令我感到瘋狂的是從清晨打到黑夜。

關於「挑戰」,學長身上有著熱血的試驗精神,他曾在一天中狂打了六場,108個洞,從早上六點半到晚上六點半 ,締造自我高爾夫的紀錄,試驗自己的體力,更滿足了「認真玩」的人生態度。
George黃少華學長和呂良煥老師合影

 

「專業、敬業、樂業」的層次

George學長引用了商周創辦人何飛鵬先生的一句話來為我們講述他認為做事的一個很重要的態度,並且加註了一個字:「玩」,「當我們在每一件事上真正把專業、敬業、樂業都做到了,而且能做到極致,那就是在玩樂。即使在工作上亦然。」他認為在人生的工作或生活上,都要把這三境界都做到,這樣才是對人生的交待, 也才能隨時玩轉入生。

學長再度使用高爾夫來做比喻,詳細解釋「專業、敬業、樂業」的差異與精神。打高爾夫有很多學問,不同號碼的球桿長短與桿面角度都有差異,使用時會依打球碼數來挑選球桿,也因此,球僮對於整個球場必須有基礎的了解,才能提供好的資訊,讓球員挑選合適的球桿。

倘若今天球僮連自己球場所標示的碼樁是到果嶺前緣或是果嶺中心都沒搞清楚而無法告知所服務的客人,這就是沒有「專業」。而每項工作都有其中心價值,像是身為球僮應該要服務客戶,幫助客人享受打球的快樂,盡興而歸。若身為球技好的球僮卻一味只想督促顧客用某一號碼的球桿、控制打球的方式,這就是只有專業卻不「敬業」。學長另外以在拉斯維加斯打球的經驗為例:當時一位球僮很貼心自動的幫他把舊球鞋換了鞋釘,並告知「這樣穿起來比較舒適而且打球時腳可以釘得比較牢。」這樣自動自發地為顧客著想,希望客人可以因此有更好的打球體驗,這樣就是「樂業」

「專業、敬業、樂業」的精神應該是在各個領域的工作都能被實現的,不會因工作性質屬於第一線接觸終端客戶或是後勤、研發部門而有所差異。

學長用自己的工作經驗來說明:在交大電信工程系畢業後,黃學長與施振榮創辦人一起在榮泰電子擔任工程師,設計的是現在幾乎快消失的計算機。當時的計算機功能簡單,IC是從國外進口的,他們必須設計出一塊可以塞進IC、電晶體、電阻、電容的PC板,當時的技術還不能用電腦輔助設計,因此設計、試驗相當費工也耗時。

而當時公司有個很特別的制度,任何研發人員都要到生產線上去協助導入生產自己研發的新產品。那時我才發現我們這群工程師為了把零件塞進小小的PC板,根本無暇考量到排列方式,在快速且大量製造的過程中,作業員很容易被混亂的排列方式干擾,進而影響了產品的良率。

因此學長在第三次的新產品設計時,學長非常細心的去考量到排列的整齊性,降低施作難度。雖然多花了一週設計,卻讓生產線增加三倍的產量,不良率也從15%降到3%。除了自身的例子,學長更舉公司內部的員工為例:一位現在在公司總務處擔任經理的同仁,20年前高工畢業後進了公司擔任學長的司機,都會在下班後騎著自己的摩托車,將隔天要走的新路線跑過一遍、認清路況、且可以知道讓公司主管安全的下車點,這就是專業、敬業、跟樂業的最佳詮釋。

 

「微處理機的園丁」─ 宏碁一路走來也是如此

在1976年,宏碁的SLOGAN是「微處理機的園丁」。當時微處理機還是非常新的東西,當時一起創業的施振榮/林家和/邰中和/黃少華學長們認知它是第二次的工業革命的來臨。在20世紀初的工業革命發明了引擎,帶動原子等等有形物質的運輸,從甲地到乙地變得很迅速。而20世紀的中葉的第二次工業革命則是微處理機的發明,它幫忙了無形位元的傳送,從甲地到乙地將會是更快、更大量的傳輸。

當時學長們心想第一次的工業革命中國人沒有跟上,導致國家落後,若這次的風潮來臨時, 身為年輕人的他們再不跟上就是民族罪人了!因此非常努力引進微處理機,但是年輕人沒有錢就只能成立資本小小的貿易公司宏碁,來代理引進國外先進的微處理機的技術到台灣,可是這樣的方式卻未能得到交大某一師長的認同,認為我們應該去當工程師,而非當商人,這樣才能對得起學校對我們的栽培。黃學長在回學校賣這些產品時,還被該師長訓話了三個鐘頭,回公司之後,施振榮學長聽了非常難過而在當晚熬夜寫了一篇文章投稿到《交大友聲》,說明引進微處理機技術對台灣國家社會將有非常深遠、重要的影響,可以帶動全面性的發展,這樣即使是商業的行為對國家社會也是會很有貢獻。

為了改變從未有過微處理機概念的台灣,學長們出版《園丁的話》,由黃少華學長擔任前20期的總編輯,從免費送到所有研究機構跟工廠和學校,每月出版一次,從兩頁到二十頁,從每月送兩千到每月送兩萬份,過了48期後改名為《第三波》雜誌,也開始改為收費。為的是將微處理機相關知識跟新知的種子灑到更多地方。這就是宏碁創辦團隊希望改變台灣、改變世界的熱情。

在acer還是Multitech的時期,公司十分積極的代理美國AMD生產的 AM29000 bit slice微處理機開發系統,最後在1979年年底由邰中和帶領的銷售團隊在台灣占了AMD全球一半以上的銷售量。另一個強力的佐證就是解密電腦的SOURCE CODE,當時並沒有人提供這些資源,林家和學長們用土法煉鋼的方式,把OS的machine code dump 出來,一路花了八個月時間,用reverse engineering的苦功追溯出整個SOURCE CODE,接著把這些知識編寫成書,並開班授課,教導台灣任何有興趣想要學習資訊電腦科技工程的人,唯一希望就是帶動台灣這方面整體的水準。

聽到這裡,我不禁反思自己對於世代與當代的國家社會,是更應該多些使命感,期許自己也能站在更宏觀、長遠的高度重視自己對於社會的影響力。

黃學長笑著說,我們現在都太奢侈,在1980年之前,要用中文處理電腦是一件很複雜的事,當時的輸入法十分複雜,一般民眾根本無法使用。為了讓我們更能想像,學長舉例:1976年還是發電報的年代,當時所有文字都要轉譯成數字代碼才能被寄出,而四五十年後的全世界有著各式方便的通訊軟體,只要LINE一下就好,差異相當大。

中文在輸出和輸入方面也一直存在問題,直到1976年,朱邦復先生剪破了20多本字典發展的倉頡輸入法加上宏碁的開發,終於實現了中文電腦化、電腦中文化。這樣跨時代、革命性的產品,對於華文在電腦方面的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更是非常值得驕傲的成果。這就是我們的熱情,熱情不是轟轟烈烈的大事,而是一歩一腳印的投入、做好每一件我們要做的事情,這就是在改變社會,學長十分肯定每個人都能有玩轉人生的能力。

 

我也被「玩」轉回來了?

施振榮學長、葉紫華學嫂、孫兒,陳俊聖總裁(右二)、黃少華學長於宏碁家庭日

學長接著說起自己從退休生活轉回到工作崗位的心路歷程。開口第一句還是對社會的責任,不忍心看著自己和一群夥伴一手創立的公司頻頻出問題,更心念著八千多個家庭的生計。在宏碁股價跌到22元時,當時的經濟日報頭版寫著「宏碁站起來,台灣才有希望。」因為宏碁碰到的問題是整個台灣在電腦典範轉移時跑得不夠快所產生的問題。在學長回鍋後的尾牙,一位員工告訴他:「George,謝謝你回來拯救我們的青春。」聽著學長也明白了這句話代表著員工心裡巨大的壓力…。

其實學長在退休期間本身被邀請而兼任許多家不同產業類別企業的董監事,但學長挑選產業的方式都是以「有趣」為主,而不以董監酬勞高低來判斷。他認為人生不要太拘泥就會發現很多有趣的事物。不要太在意今天自己處於甚麼樣的環境,應該在任何環境裡都能去努力尋找自己存在的理由,或是什麼地方會有趣,然後努力地過得快樂。

 

宏碁的過去十年

在2003至2010年間,全世界PC每年有15%的成長,讓宏碁賺了五百億台幣,但在2010至2013年卻每年下降1成,讓公司措手不及。2007到2010年間,宏碁推出小筆電,在2010年平板電腦上市之前,小筆電席捲全球,成功壓低了筆電的單價。學長認為:如果台灣不加入PC的市場,而讓美國與日本獨大,PC的價格將居高不下,而台灣能透過整個供應鏈的串聯,將PC價格下壓,每台電腦只要兩、三百美元,對全世界的電腦化、資訊化有十足的貢獻。

2013年十一月黃學長回到宏碁,加入「變革委員會」,才發現組織複雜度、公司營運模式等等都存在著問題,於是在2014年提出了改變方案,其中包含:如何創造未來可永續的產品與服務?如何改變公司的組織文化與運作,讓公司可長可久?

為了組織內部的重整,學長更是邀請許多產業界的各方專業人士任職要角,包含台積電副董事長曾繁城先生、美國矽谷有名的創業家Azuki Systems公司創辦人兼董事長吳錦城學長、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李吉仁教授、等人擔任公司的獨立董事,另外也和施學長一齊找來在曾在Intel和台積電任職的陳俊聖副總來擔任宏碁執行長及全球總裁,曾任緯來電視副董事長的胡競英擔任財務長等等,也同時拔擢公司的年輕人,希望整個公司能在這變革中更加年輕化。

在歷經三年的虧損後,宏碁在去年和今年終於轉虧為盈,學長強調做事情要由宏觀(macro view)的角度出發。學長帶著我們回顧從超級電腦到手機網路的時代進化,拋出了一個疑問:「人類就此滿足了嗎?」

學長指出IoT將會是下個發展趨勢,並期許身為年輕人的我們要負起時代的責任,思考下一歩的動向,同時要學習用不含科技語言的方式,向更多的人傳達這些新興的科技概念。學長另外提出了施振榮學長對IoT的新解讀─「智連網」,因為真正有價值的應是硬體設備所收集到的資訊,將這些資訊串連便可以成為一個很豐富的資料庫。

 

宏碁的未來

全世界第一部電腦在1946年誕生,明年即將進入七十週年。幾十年間,許多叱吒風雲的電腦公司,因為時代潮流的迅速變遷被葬在黃花崗上,很幸運,宏碁明年即將進入40年,還在走,學長打趣的說:「且在這麼長的時間內,銷售期最長的電腦產品就是宏碁1981年的個人電腦─小教授一號。」(這是維基百科證明的。)

在現今的消費市場裡,硬體實非主流,要走的是結合硬體+軟體+服務,而宏碁有相當好的基礎,一路以來,宏碁有非常完整的全球佈局,並且在德國、英國、法國都拿過服務項目評比的冠軍。目前員工有60%都在海外,四十年的服務經驗也有很大的助益。宏碁生產的筆電、桌電、平板、手機等,甚至是穿戴式裝置,都會透過螢幕來跨域結合,而非獨立的單一產品項而已。

硬體本身的變化太快,宏碁將以結合軟、硬體的方式成為整體服務的提供者,且必須與時俱進,在轉型過程中,整個公司仍舊要堅持初衷,依然秉持著改變世界的熱情。推出了自建雲(Build Your Own Cloud)有異於國外大廠的公眾雲。不止在不同領域中的應用,從Smart Home(Life)、Smart Car(Mobile)、Smart Telecom (TMT),以及 Smart Healthcare,陸續推出了超智、悟智等系列產品,而同時宏碁也將提供自建雲來當全世界想要進入物聯網/智聯網的夥伴。

在努力轉型過程中,宏碁仍不忘當為世界公民的一份子;對環保、綠能、公益等不遺餘力地投入,因而在2014及2015年皆入選DJSI道瓊新興市場指數(永續經營獎)對acer就是很大的肯定。

 

「公司雖大,唯我先覺」

在整個演講的最後,學長不免俗的要送給聽講者幾句話,因這是針對公司內部的講座,「公司雖大,唯我先覺。」這句話聽起來更有激勵性。

學長認為員工不應因為公司規模龐大,就認為自己只是小螺絲釘,而小看自己的影響力。每個人的看法都是很重要,因為沒有人比你更了解你正在做的事情,也只有你才最知道做得好與壞會造成甚麼樣的成果,以及其中可能產生的價值、創新。

另外,學長強烈的告訴大家:「永遠站在老闆的老闆的立場想事情。

要訓練自己的思考角度從上一層出發。當發現問題時,應附上解決方案。但若是能站在再上一層的角度,就會懂得幫老闆提供備案以及提出可讓各團隊確實執行的方案。學長強調,我們都應該學習觀察、分析的能力,站在至高點來思考。

「玩甚麼,像甚麼!」應該是對學長最好的註解,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堅持最令人欽佩,就如同玩轉人生的講座,從去年執行到今天,若是不特別說明,學長嚴謹、認真的態度讓人難以想像這場講座已辦理超過30次。學長要求品質,也抱持著同樣認真的態度,用自己全部的熱情在玩人生、玩工作。很榮幸參與這場講座,聽黃少華用黃少華的態度,說黃少華的故事,並一次次的被感動、被震撼。

 

 

黃少華學長小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