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價值來自技術深刻、思想深刻!這才是藝術,才是好作品!─最熱愛藝術的建築CEO、大隱開發創辦人張裕能專訪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超人即是海洋,勇於嘗試自我超越及重新定義價值,能達此境界,就是偉大的『超人』。」──尼采,德國哲學家。

 

他天生是個藝術家,他熱愛繪畫、雕塑、音樂、品酒、烹調…一切美麗的事物,他讓超人精神結合藝術能量,在台灣、北京規劃世界最頂級的藝術住宅,他的作品之一《藍海》為華爾街日報評鑑為世界頂尖風景之一,他在北京的「當代MOMA」獲《時代》(Time)雜誌評選為「世界十大建築」。他,正是大隱開發創辦人張裕能先生。他對於生命的自我期許是:「我在書寫我的生命歷史。」是的,他用最熱愛的藝術與建築,用超人般的意志力,書寫自己的歷史,書寫台灣的建築史。

七月熾熱的豔陽下,我們和張裕能先生在其淡水河畔的作品裡,談藝術、聊哲學,天地悠悠,淡水河畔話人生也成了小確幸。讓我們一起閱讀這位在精神上有著尼采超人思想,生活中卻處處體驗小確幸的建築藝術家,他對人類生命的看法,以及他如何用強大的能量書寫他自己的生命歷史。

 

小確幸是一種生活態度,不能當成人生目標

彭琡靜(友聲主編,以下簡稱彭):剛剛在小美術館看到江賢二老師佔據一整面牆的作品,在這裡也看到好幾幅作品,藝術似乎已經在您的生活裡,可以請您聊聊藝術?

張裕能先生(以下簡稱張):藝術是滋潤生命很好的東西。生命的意義在於活著,一棵樹、一條魚、一條狗,都是要盡力活著。人生大部分的時間也都是在經營如何活著,或者說,怎麼樣可以活得更好。

人和其他物種是不一樣的,人有文化,人有很多縱向、橫向的文化的累積。我對每一個生命的尊重都在於它的目的:就是活著。所有的生物、包括人,就是要活著。生物也會自殺呀!環境不好,在它的情感上無所依賴,它會自殺,它會絕食。它們在絕望到某種程度時,是會自殺的。

因此,我不會對任何人有任何的期許,因為大家的生存目的都是要活著;但是我對自己會有期許:「人其實還可以對自己生命賦與某些意義。」假若不是對自己有一些期許,則無異於其他的生物,而只是祈求活著。每一個人都可以有他自己的期許,人的社會裡,除了活著,還有某些意義存在。

人在學習與生存搏鬥的過程裡,大部分的人日子還是辛苦,所以村上春樹提到小確幸。小確幸是一種生活態度,不能當成人生目標。沒有小確幸的人生會變得枯燥,批評者是把小確幸當成人生的目標。我們燒一頓菜,總是要有鹽巴、醋、糖來調味,讓它有滋味。

人生需要不同滋味,滋味可以讓我們追求生存中精神上的愉悅,而昇華到最高境界就是藝術。生命既然如此辛苦,如何追求某些層次變得重要,而真正的幸福是「追求體會幸福」

體會幸福的層次不一樣,身心靈融和、平衡就是一種幸福。靈就是人跟宇宙的關係,這關係要能夠平衡、開心。好的藝術能夠讓身心平衡,產生連結。生命常常在追求得失與利害,因為要活著、求生存,它就是一種得失利害,但人生如此漫長辛苦,天天在利與害之間,總得找一些平衡,找一些救贖,藝術也好、美好的生活也是,要能讓人有幸福平衡的感受。

 

彭:除了藝術,可以分享您生活中的小確幸?

張:人類對群體的某一種驕傲感非常重要,例如我很喜歡看NBA,我喜歡的球隊輸了很難受,可是我們之間沒有具體利害,就是很喜歡。這是我們自己心裡追求的一種態度思想,跟利害得失沒有關係。這是小確幸。

我每天都自己做早餐,煮一杯咖啡,哇,心情非常美好。生活就是過程,人生常常求結果,但是人生結果是死亡,怎麼可以一直在求結果呢?人生是一種感受幸福的過程。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彭:您感覺像個哲學家?

張:藝術需要天分,分析是哲學。哲學家不會做藝術,他會解析人類行為,文字工作者比較喜歡哲學,文字很強的人也住在文字的牢獄裡,文字有很大的power,也是很大的牢獄。

文字給你學習的方法,「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是根本,人類經由「名」來理解「道」,但是經由「名」來了解「道」的「道」,大部分都不是原來的「道」了(笑)。所以,透過人類溝通的方式大概都是「名」,人類透過不同的「名」去感受那個「道」,每個人因此感受不一樣。但「不透過名而直接去感受,那是最接近道的根本。」藝術就是最直接的接觸。

 

「我們塑造建築物,之後建築物塑造我們。」─邱吉爾

彭:談談您的建築特別之處?

張:建築應該是一種永恆不朽的精神建築應該要訴說它所在的時代與場所,但又渴望永恆。建築應該是風景的一環,而建築是人類的創作,大自然是造物者的作品,兩者若能存在同一空間而不相悖,這是我們的責任。

因此,建築來自基地的條件,建築是跟土地跟人之間的連結,你跟土地的能量發揮到什麼程度?而好房子更讓人幸福,所以,我的建築是追求幸福的。我要做全世界最好的建築,這不是跟誰學來的,抄來的,我自己練了三十幾年功夫才開始自己的作品,而且只做當代建築,九年之內做了7個作品,這七個作品都是我的代表作,每一棟都是全新的創作,都是經典,我的作品是要跟當下全世界最好的建築競爭,這樣才能做到最好。我要讓它們跟我們有關,跟台灣、台北有關,讓大家能夠覺得驕傲。(Discovery 建築奇觀:台灣預鑄工法

我的建築適合正在進行創作的創業家們。因為,當建築是一種藝術,當生活在其中是可以吸收能量的開始,人、環境與建築三位一體時,彼此都會是有生命力的緊密交融。

台灣創造力比較弱,政府講文創太狹隘,文化深度不夠,沒有深刻的東西怎麼會有價值,價值要來自技術深刻、思想深刻,那才是藝術,才是好作品。Apple很深刻,它創造跟人性的連結。深刻的好東西,會有幸福的感受,物質中凝聚出來的精神性就是藝術。音波是物理,很多很好的音波連在一起產生精神的共鳴,那就是藝術,就是音樂,繪畫也是,雕塑也是,把物理變成精神,就是藝術

創造力需要很好的學習環境,並且去創造一些hint的連結,幽默也是兩個不相干的點之連結,而創業就是一些hint的連結。人生都是不斷在學習,一棟好建築是為好的生活下伏筆,生活是整個空間,而好的空間要有抽象性,就像詩一樣。有詩意在其間,這樣想像空間很大,住在太具體的空間裡,想像空間就有限;詩意可以放鬆、可以沉澱心靈,創意工作者需要很大的空間,什麼都很具體了,就沒有空間了。

因此,我們用建築談論人生,用建築作詩,用建築反映時代,用建築寫自己生命的歷史。我的建築本身就是一種詩意,我們用建築作詩。建築最難在堅持,好的建築叫architecture,一般建築叫building,用住宅來做architecture更難。邱吉爾說:「我們塑造建築物,之後建築物塑造我們。」(We shape our buildings; thereafter they shape us.)

台灣的製造能力這麼強,我們有能力蓋世界最好的房子,關鍵在於你的設計、選擇、對生命的體悟到什麼程度。好的房子要內外合一,住起來更幸福,還可以累積能量。我們跟著世界的潮流走,甚至可以稍微領導一點。台灣人的文化能力很強,但是沒有發揮在建築上,我不服輸所以要把它做起來。

 

橫向看全世界,縱向看人類,格局就大

彭:您的膽識和格局很大?

張:膽識沒有天生,有勇氣解決身邊的問題,慢慢累積力量。心胸要大,橫向看全世界,縱向看人類,格局就大;旅行與閱讀,縱向橫向都可解決。對人類的理解很重要,介紹你一本非常好的書《人類大歷史》,深入淺出,寫得非常好。

視野和手上功夫都是一步步累積,就像肌肉是一寸寸鍛鍊出來的,我是一無所有、白手起家的人,自己不解決,誰幫你解決。建築業要很大的資本,我是累積三十幾年才跨進來,相當困難。

我也會用行動來支持藝術家,聽好聽的話解決不了問題。人生很實際,但空間也很大,可以超越實際很多。我們可以有很大的抱負,有很大的想像空間,自己追求生命的意義,為自己寫下紀錄。

即將到來的十月三日,我籌畫了一場在大隱社區的戶外交響音樂會,,在我們建築的戶外大廣場進行演奏,這也是我自己的生命紀錄,也是要帶給大家幸福。我願意花精神、金錢、想法、帶給別人幸福,我自己順便share一點幸福。我在寫自己生命的歷史,我寫歷史的形容詞不多,都是用動詞來做,就是action,把事情做出來。今年七月結束的「建築之境:路易‧康回顧展」台北市立美術館的展覽,也是我贊助的。

我喜歡跟大師學習態度、視野,學習:what is architecture。辦這個展是盡自己生命的義務,不會想去影響別人,只是覺得不枉此生。建築詩哲路易‧康也是這樣的人,很熱情,總是展現他對藝術、對建築的熱情,但是他也只要求自己,只會對自己有期待。台灣人大部分沒自信,有自信的人一定要強給大家看,所以我認為我的建築非常好,是世界頂尖的;像侯孝賢敢拍那種電影,靠畫面來說故事,直接用camera來解決問題,這需要有極強大的自信。

 

人性要有某種程度的粗獷,那個能量才衝得出去

彭:那麼您看人類的文化與藝術,哪一個階段或作品最感動您?

張:我喜愛文藝復興三傑米開朗基羅、達文西、拉斐爾的作品,但是我最推崇米開朗基羅,他是真正能掙脫文字的藝術家。他在梵蒂岡西斯汀大教堂的作品《創世紀》,描繪人從野獸到上帝之間的過程,他完全反映人類在從野獸變成人類的過程裡那種得與失,那種辛苦的負荷與承受。舉個例子:倉頡發明文字,天在下紅雨,表示人類很痛苦,人類被文字框住。米開朗基羅很多的雕塑,也是刻劃出開天的過程中進化成人類的那種掙扎,他刻劃盤古開天那種力道,實在太powerful。他對人類這件事的探討,格局很大。人性其實要有某種程度的粗獷,那個能量才衝得出去。

 

生命是靠累積的,慢慢累積就有巨大的能量

張:所以說,我們不要妄自菲薄,生命是累積的,慢慢累積就有巨大的能量;高度不是隨便長的,是靠生命深刻的累積。

成長是一種喜悅,我很高興成為人類,每天都可以學習。許多人都只有knowledge,沒有mental,mental是一種意志,堅毅的決心,像網球球王約克維奇。所以我就撩落去(台語),珍惜我生命的過程。我們台灣缺乏guts,整個社會扭扭捏捏太陰柔,我們的陽剛之氣要出來。我們要去享受小確幸,但是不能以這個為人生目標,小確幸可以撫慰你,小確幸是生命的趣味,但我們追求的東西要有理想。所以美好的生命應該是需要追求理想性,享受小確幸!

 

 

張裕能創辦人小檔案

※2015年特別贊助北美館《建築之境─路易‧康》展
※2014年贊助美國當代芭蕾天后西薇紀蓮(Sylvie Guillem)來台兩廳院演出
※2014年四月《華爾街日報》英文版報導,大隱開發創辦人張裕能【藍海】38樓住所為世界頂尖風景之一
※2012年《問鼎—55個成就世界領先地位華人企業發展範例》入編為台灣卓越企業主之一
※2011年《全球最具權威建築網站ArchDaily》刊登介紹,大隱開發【海納川】為全台唯一榮獲此殊榮之建築
※北京「當代MOMA」被美國《商業週刊》《時代》雜誌評選為「中國新十大建築奇觀」與「世界十大建築」

延伸閱讀:蓋全世界欣賞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