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創業是要做中學,自信來自經驗累積─  群聯電子董事長潘健成學長專訪

 

潘健成學長對於母校交大的邀請,無論是演講、專訪…幾乎是來者不拒。潘學長就是大家認識的那個他,簡單熱忱,一個email,立馬約好時間。友聲在2004年群聯電子成立五年時,採訪過潘學長。看著學長從不被看好到剛站穩腳步,到十年後,認真務實的他,帶著更大的自信往前邁進;帶領一股年輕、充滿朝氣的正面能量,讓台灣保持領先。

我和幾位交大學弟妹,想要近距離專訪這位老是被誤認為泊車小弟、老闆司機,有著娃娃臉的年輕董事長。12月初,一行人開車到南下竹南園區的群聯總部。潘學長在總部旁買了2000坪的土地和員工一起種菜,潘學長的父親務農,從小也跟著父親一起種田,對於收獲的感受特別深刻,他對這塊地的心情是:「我希望把這種來自田園農地、辛苦耕耘而後豐收的幸福滋味,能帶給員工一起體會。」

在偌大的停車場停好車,我們進了群聯的會議室,一會兒見總是夾克、背包打扮的潘學長走進放下家當,正要起身打招呼,卻見學長比著「抱歉」和「噓」的手勢,他一面講著英文,又退出會議室繼續。十來分鐘後,學長走進接受專訪,完全看不出來他剛剛正和外國公司進行合約談判,真佩服學長的大腦運作模式,可以隨時在嚴肅與輕鬆之間切換。

 

台灣企業只能靠自己

首先,交大電機系準畢業生最關心的應該是IC設計公司的前途,前陣子有個大消息是Intel入股大陸清華紫光,大陸更積極發展IC設計,因此,在場電機系的林詩凱學弟即詢問了潘學長相關問題。

潘健成學長在2014年母校校慶回電機系參加論壇

潘學長表示,台灣IC設計公司到的兩大問題:人才和政府。台灣少子化現象直接影響到未來企業可以使用的人才數目。雪上加霜的是,除了排名前面的學校,台灣大學教育對於人才訓練不夠扎實,大學數目很多,但真正積極在教育、有所作為的為數不多。此外,持續在電子本業奮鬥的人不多,依據潘學長的觀察,電機電子相關科系畢業的,也許是當初填錯志願,這群畢業生五到十年內仍在從事真正電子本業的不到50%。

於是,本地人才缺乏,台灣又不夠國際化,外商和中國來台灣搶人才更是白熱化浮上檯面,現在員工分紅又費用化,這些問題都讓台灣IC設計產業充滿危機感。

潘學長表示,中國大陸政府大量補貼,什麼都是政府出錢,連中國公司來挖人才也是政府出的錢,我們聽了冷汗直流,那台灣該怎麼跟中國競爭?潘學長認為員工分紅費用化是導致人才流失的主因,再這樣下去,企業少了吸引人才的誘因,他擔心台灣電子業在5到10年內會很危險。

他舉日本的例子來看台灣。日本過去電子業會出現危機的原因在於政府僵硬、不知變通。2008年金融風暴,日幣從110對1塊美金升到77:1,足足有40%之多;韓幣卻從900塊對1塊美金掉到1700:1,掉了50%。這表示,原本賺錢的日本,反而少賺了40%;而韓國Samsung原本不賺錢的卻反而多賺了50%,短短四年的時間日本電子業的根整個被挖起,Samsung就是在此時開始崛起,日本經濟大盛時期也就結束了。潘學長認為,如果日本當時的政務官懂得企業營運,只要將日本龐大的外匯存底拿去買韓幣,逼迫韓元從1700降回900元,當幣值回到原點,大家的基礎就會一樣,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情況發生了。

他也憂心,台灣政府也有同樣的問題。很多人會認為沒做沒做、少做少錯,做多了反而會被立法院打得滿頭包,加上台灣政務官的替換率太過於高,導致政策難以延續,也導致台灣經濟滯延。也因為如此,潘學長語重心長說道:「台灣企業大多只能靠自己,政府沒有補貼和政策優勢,反觀美國、日本都有補貼,更不用說中國大陸了。要如何保持領先最重要的是要靠自己,儘管環境不友善,仍須堅持下去。」主編專訪了很多企業家校友,單打獨鬥、獨自面對國際殘酷競爭的心情,讓他們對政府有一股恨鐵不成鋼的期許。

 

創業是要做中學,自信來自經驗累積

潘學長總是充滿活力,充滿自信,是年輕的關係,但是台灣年輕人不一定有自信。問其原因,他謙虛說道:「我並沒有特別有自信,只是當你沒有任何退路的時候,只能選擇繼續拼下去!」

學長說,自信有兩種,一種是無知的自信,沒看過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天高地厚。另一種是來自經驗的累積。學長表示,一開始出來創業的時候,什麼都不懂,信心從哪來?「但是,當事情做過一次,有一點感覺;事情做過第二次,感覺又很強烈的;事情再做過第三次,就確定是這樣,這就是經驗累積而有的自信。」潘學長告訴我們自信就是這麼簡單,一回生、二回熟,不要害怕問題,經驗累積久了,自信與能力就是你的了。

學長繼續這個話題:「你們有沒有參加過創業比賽?創業比賽大家的proposal上會標註誰是CEO、誰是CMO,什麼O都跑出來了,但這樣就是創業嗎?創業如果把十個O找進來,兩天錢就會被燒光。」學長有話直說、切入要害,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知道明朝的開國君王吧!」潘學長繼續解釋。「朱元璋剛出來是為了要做皇帝嗎?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想要活下去。他的團隊從幾個人到幾百個人,最後國家都是他的。」潘學長如此鼓勵學弟妹:「很多事情並不是要學才去做,更多時候是要從做中學。

潘學長用Knowledge和Knowhow延伸解釋做中學的想法,「Knowledge是知識,是要讀很多書;Knowhow是經驗,則是要try & error。我們要從嘗試中獲的經驗,從經驗中累積智慧,才會讓人有所成長。」

學長也提到自己不愛看一堆理論的書,感覺作者寫了厚厚一本,結果只是表達一個概念,他還抱怨管理學大師Michael Porter寫這麼多書,結果開的公司也倒掉。因此,他建議學弟妹,「一定要從做中學!」他特別強調:「在工程師時代,腦袋就只有1和0,但真實世界卻沒有是跟非,所以要習慣,要用經驗去克服。」但是,質樸的他依舊提醒我們:「儘管真實世界並不是是與非所組成,會因為人而有改變,但我們要記住,基本的價值觀和原則是不能改變的。

 

群聯電子之客戶植樹區

唸工程的最好再多唸兩年研究所

談到在校學生對未來的準備,潘學長表示,一個電機系的學生,大一到大三所念的課程,從微積分、物理到電子電路、電磁學,都是好幾十年前的學問,可以說都是電機歷史,三四十年前的學生唸完這些到業界工作沒有問題,但科技發展到這樣的境地,把這些歷史學問帶到業界根本是不可能。。

「所以我認為現在唸工程的學生一定要唸研究所,並不是要一個學位,而是要在這兩年的時間多碰一些業界的東西,這些東西在研究所才有辦法有收獲。」

此外,他也建議在校生,「大二大三要開始到實驗室跟老師做一些事情,這些事情不是為了什麼利益,而是去碰一碰現在有的技術。」學長分享他大一到大二都拿書卷獎,只到三上的某一天在二餐吃完午餐,他突然若有所思:「我從馬來西亞千里迢迢來到這裡,考試都考很高分,但我會什麼?電路學我會考試,但電路板我卻看不懂,我這樣一定會完蛋。」當下學長不再鑽研於學業成績,他下定決心到吳炳飛老師的實驗室,為了增加實作經驗,學長在大四就把研究所的課程修掉一半,碩一上學期則泡在老師的公司實習,就是為了增加自己的實務經驗,學長肯定當年的決定:「這就是自己本身領悟的危機感、憂患意識。」

因此,學長大力推薦交大的好環境,「交大是個好學校,裡面擁有的資源非常多,有些學校整個系只有一兩台示波器,而交大每個實驗室卻有好幾台,有的儀器還要一千萬以上,所以交大學生要好好把握這些資源,多讓自己親自操作,而不只是讀課堂上的知識。」他期許學弟妹好好利用交大這麼優質的環境。

 

工作兩大能力:與人溝通的能力、解決問題的能

在職場打滾多年的工作者,深知工作本身的難度常常遠不及與人溝通相處的難度。工作可以是固定的、可以被掌控的,但人是每一個不一樣的個體,「畢業後會發現,處理的事情有90%是跟人有相關的,就連修機器也跟人有關係,所以要跟人大量的溝通。」學長強烈建議,學生在學校除了專精自己的領域外,學習人與人的溝通非常重要。

學長又舉例,「你們辦活動時會發現,有的人在處理事情時會鑽牛角尖,把事情越做越複雜,有些人卻會將複雜的事情拆解,把事情變得很簡單,這其中有很大的差異」。書本能給的只是基本知識,要自己學會應用、實際操作才是重點。「有能力的人可以去做創業比賽,沒能力的人可以從社團、班級活動作起,就像宿舍煮火鍋就是一個學習,有些人就是會想辦法去找方法。」

 

林詩凱、廖婷儀、潘健成學長、許天亮 (彭琡靜 拍攝)

馬來西亞校友會

前陣子同是來自馬來西亞的黃建華學長表示可以幫忙友聲寫一些關於馬來西亞校友會事宜,潘學長也表示贊同,只是他認為大家都不在馬來西亞發展,大概只能掛名「馬來西亞」,但聚會的地方可能在台灣、美國…等地。學長也樂見馬來西亞校友會的成立。

談到馬來西亞僑生,在馬來西亞,英語教育才是正統的教育,家裡有錢的人會往日本、澳洲、美國或英國去留學,會來台灣的僑生相對比較辛苦。僑生在台灣的生活辛苦有兩個因素,一個是沒錢,另一個是課業會跟不上,畢竟受到的基礎教育不一樣。

「之前交大的福利社工讀的都是僑生,就因為要賺點錢當自己的生活費,但也因此這些人的韌性都會比較好,」潘學長回憶當年的生活。也因此,群聯創業初期,都是這群身在異鄉的學子團結起來打拼。

 

肉骨茶和海南雞飯是馬來西亞菜

問學長怎麼會想開麻六甲海峽餐廳?喜歡用問題回答問題的學長反問:「肉骨茶和海南雞飯是從哪個國家來的你們知道嗎?」

果然,答案就是馬來西亞。往往我們會認為肉骨茶和海南雞飯來自新加坡或印尼,但其實都是馬來西亞的傳統的美食,學長玩笑表示為了讓台灣人更正這個迷思,所以開了這家餐廳。

另外一個原因是學長本身對味精過敏,又得常常招待客戶外食,於是乾脆開一家餐廳,一來可以配合客戶的飲食習慣,二來可以請廚師做點拿手菜招待貴賓,何樂不為?!

 

後記

採訪結束,學長又繼續下一個忙碌的會議。學弟妹每次採訪結束後,都會問我下次採訪是什麼時候?學長姐們在職場上叱吒風雲,但是對學弟妹總是諄諄教誨,有著深切的期望,因此,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讓學弟妹們滿懷向上的能量。今天要修改詩凱這篇採訪時,找了關於一些潘學長的專訪,很喜歡潘學長在《為自己爭氣》的書裡談到這麼一段話,「有一次在田裡工作後,潘健成跟爸爸在茅屋休息,爸爸告訴他,『人不會窮一輩子的,努力做,自然就會有。

的確如此,努力做,自然就會有。雖然有時候天公不作美,讓我們收成不好,但是,只要繼續努力打拼,老天爺自然不會虧待我們的!

 

‧潘健成學長小檔案

‧延伸閱讀:〈人不會窮一輩子的〉〈群聯電子總經理潘建成:耕耘後的豐收,幸福滋味最濃〉〈創業維艱,守成更難─群聯電子總經理潘健成學長專訪〉(交大友聲406期,2004年10月,張菀倫 採訪撰稿)

群聯電子首頁群聯電子徵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