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讓LCoS,再造台灣藍海的產業鏈!  Jasper Display 禾鈶董事長邰中和學長專訪

 

施振榮、黃少華、林家和、邰中和等學長和葉紫華學嫂創辦了宏碁,當年全台灣沒有幾個人聽過電腦、微處理器,為了推銷宏碁第一部電腦「小教授」,他們同時必須扮演「教授」的角色,一面推廣電腦、微處理器等科技知識,一面賣小教授。就這樣,隨著小教授的熱銷,他們領軍台灣人走向電子世界的大門,建立了台灣電子王國的稱號。

40年後,創辦人之一的邰中和學長,再次創業。離開宏碁後,他扮演過傑出的投資者,擔任電子時報與多家科技公司董事長,只是他不認為這是創業,就如同宏碁之於台灣,邰中和學長將創業的格局,放眼於再次帶起台灣於世界的藍海市場。他要以LCoS(Liquid Crystal on Silicon)為核心技術,進而帶動台灣產業鏈的發展。

談起這第二次的創業,邰學長眼神閃閃發光,他滿懷熱忱對著來訪的學弟妹說道:「自從離開宏碁後,我花了半輩子都在做投資,現在60歲才要開始做創業,希望也能成學弟妹們的指標。」接下來的專訪,邰學長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詳盡解釋了他對LCoS的市場的看好與創新,從上、中、下游,分析了這個技術對台灣產業扮演的重要性。

 

曾任美洲校友總會會長的邰中和學長於趙錫成學長與趙小蘭女士獲頒名譽博士,上台致詞感謝趙學長,盛讚前任會長趙學長熱心公益,關懷母校,且扮演連結五校交大情誼之橋梁。(2014.11.17.)

仿造德國經驗 創造台灣隱形冠軍 (From 2011年天下雜誌)

邰學長先以德國企業為例,他認為德國企業以品質著稱,其規模儘管不如美日韓,但世界冠軍企業的數量卻破千,在B2B產業鏈是不可或缺的,這些冠軍企業的產品隱藏在其他大品牌產品底下,像汽車零件等,我們稱之為隱形冠軍,它們創造德國的經濟價值。

這些隱型冠軍就是中小企業,它們雇用了德國70%的就業人口,貢獻40%的GDP,在各自領域皆為全世界的老大,有些公司全球市占率甚至高達90%。反觀台灣的產業和德國一樣,沒有像韓國三星一樣的大型企業,但卻擁有完整的產業鏈和技術密集、資本密集的產業結構。中小企業居多的台灣就是要利用這些優勢創造隱形冠軍,才有機會再開創經濟價值。

 

台灣的優勢:電子產品化和量產

那麼,台灣的優勢又是什麼?邰學長以幾十年的投資經驗結論:「電子機構的產品化和量產,這是台灣最大的優勢;而我們現在要學的是技術導向和全球服務網。」他分析這幾十年來,台灣科技產業被美國這些國際大廠訓練之後,表面上看起來不怎麼樣,但台灣把產品化的能力做得很強。技術是發散的,而產品化是收斂的,要想怎麼把東西做得有競爭力,如果技術好但產品化做不好,會導致的後果就是做很好的產品卻賣不掉,所以說台灣很特別的能力就是產品化的能力,這是我們驕傲的地方。

台灣能從OEM變成ODM,本來是美國開規格來讓我們來做,現在改成我們自己開規格來符合美國的要求,更甚者,符合全球市場的需求,這樣台灣當前的科技產業就會有很大的改變。大陸現在很強的是手機的應用,他們從網路帶動手機發展,從網路帶動手機發展的文化,我們跟不上,小米最近已經衝到世界第三了,像小米這種公司,出現在大陸不是在台灣,這種以網路帶動手機產品化的特定模式,這在台灣沒辦法成形。

HTC爬到世界知名品牌是因為他有兩個世界第一的機會,一個是Android,一個是Windows,這是很難得的,但小米這新創的公司沒有這些世界第一,靠著台灣的產業鏈卻爬到這麼高的地位,是因為他們掌握了網路,以粉絲群帶動產品化,這對於台灣是一種警訊。電腦產業,我們是世界主導,因為我們從OEM變成ODM,最後成了OBM,這是台灣的優勢,而這優勢被世界視為理所當然,但如果沒有突破,利潤或是其他方就會被壓迫,邰學長憂心表示。

 

邰中和學長的藍海策略是利用台灣過去在機械和電子穩固的產業結構,開創光產業,帶動中小企業的發展。

以LCoS為核心技術 帶動台灣產業鏈的發展

「如果要走藍海策略,是要有策略的、要有條件的,要看產業環境和優勢來定義,台灣的資本密集產業,創造了很有競爭力的產業鏈如果以此優勢,將技術複雜化,創造獨特性,藍海策略就有機會,這就是我定義的藍海策略。」邰學長熱切說道。
邰學長的藍海策略想要做到有「議價權」,建立產品的差異性和價值,共同開發市場,也就是說當產品有它的獨特性時,就不必走紅海低價策略,可以向客戶議價這個產品的市場價值。所以,他希望能開創一個技術平台,這個技術平台包括電、光、物理、化學和材料等等,這個技術平台可以給大家更多的發展,因為台灣產業密度高,業者彼此距離近,可以形成一個群聚,更甚者可以把國外需求帶進來,把更好的服務給國外。

而邰學長口中的技術平台,就是以LCoS或者說以”On-Silicon”為核心技術,帶動台灣產業鏈的發展。LCoS在目前市場應用相當廣泛,可以分成顯示和非顯示,顯示就是給人看的應用,像顯微鏡、4K/8K投影顯示等,非顯示就是給機器看的,像3D資料儲存、3D列印、3D掃描、光鉗等,M to M (Machine to Machine)的應用是未來所必須,裡面需要的人才來自各個領域,再加上台灣擁有產業技術密集的優勢,一樣產品的生產,從設計到製造都可以在台灣直接解決。如果能夠以LCoS為核心技術,應用在不同的領域當中,整個生產鏈將會帶動相關中小企業的發展,創在台灣的經濟價值以及解決就業率問題,創造台灣另一層面的經濟奇蹟。

他進一步解釋:「台灣擁有電子、機構、產品化、量產的產業基礎,再加上光電和材料,就可以將技術複雜化。而我訂定的藍海策略是以LCoS為核心技術發展,搭配On-Silicon與On-Glass雙技術齊頭並進,結合台灣技術密集與資本密集的優勢,配合國內外產業、政府、學校、研究機構,並加上完整的產業鏈,就可以共同創造藍海商機。」

LCoS是Liquid Crystal on Silicon,其中Liquid Crystal是材料,而Silicon是電子,產品生產裡有機構,這裡面還多了光學應用。一個核新技術要發展,是必須要搭配其他相關產業的支援,像半導體產業要發展也有其相關產業,如電路設計廠、封裝廠、晶元製造廠等勢必要來支援,因此,一個產業的興起相對會帶動產業發展;LCoS的概念也是一樣,以LCoS為核心技術發展,半導體產業、機構產業、光學應用產業…也會跟著起來,LCoS牽扯到光學產業,領域更多元,技術更加複雜化,會讓台灣更多領域的中小企業有辦法在這個機會成長,進而創造台灣經濟價值。

 

為什麼是以光學為發展基礎?

曾經是兩兆雙星的光電在台灣產業雖然被打入冷宮,參與專訪的電機系林詩凱學弟也表示光電系如今在志願序裡的排序不若電機、電子,不過,邰學長卻有不同的見解:光電是趨勢產業,很快又要起來了。他表示:「聯合國最近才有一個聲明,19世紀是『機』的世代;20世紀是『電』的世代;而21世紀正是『光』(light)的世代,light將是未來經濟的推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執行委員會在2012年11月支援International Year Of Light in 2015的計畫,領導的科學家在2013年5月被邀請到聯合國報告其計畫,而這計畫也被聯合國採用。他大器展現曾為台灣電子王國開創者的企圖心:「我要利用『光』為產業發展的核心,並透過其應用,帶動台灣中小企業的發展。」

他繼續解釋,台灣產業有兩個大哥,一個是機械,一個是電子,兩個已經很成熟了,現在有一個小弟在前面,就是光!光其實是最早的技術,像鑽木取火,但它一直沒真正的突破,光的歷史發展是光轉電,再由電轉光,但是將來『光轉光』是必走之路

學長認為,光的科學和應問創造很多改革可以直接改善全世界人的生活品質,但這樣的革新常常沒被看見。人類基於過去在機械和電子的成熟發展,未來將會帶動以光為基礎的技術開發,這將會成為最主要的經濟趨動力,光絕對擁有潛力革新21世紀

 

為什麼是以LCoS為核心技術?台灣LCD產業不是很慘嗎?

LCoS技術可以透過震幅調變或相位調變使用在顯示和非顯示的應用。

然而,為什麼是LCoS?邰學長分析,台灣科技產業有兩個很大的主軸,半導體和LCD。半導體產業,像台積電,是世界前幾名的公司,發展上當然沒有問題;但LCD產業不容易再成長,寄望在現有的條件下質變,大概不會有新的產能。以顯示器來說,LCoS是On-silicon技術;而LCD是On-glass技術,邰學長表示,以目前台灣LCD(On-glass)現況,只可能質變而沒辦法量變。

LCoS(On-silicon)是這次藍海策略發展的宗旨,On-silicon和On-glass的差異在縮小了10000倍(註),技術有了10倍的改變,更不用說改變了10000倍,如果有辦法善加利用這優勢,世界就有機會會改變。

「當你改變了10000倍,你就多想像空間,所以我覺得這很值得讓年輕人去投入。像我當年進入產業的時候,都是類比的世界,什麼數位、微處理器在學校課本都沒有提過,我還必須從雜誌期刊中自己做學習,才慢慢體會什麼是微處理器。現在讀過書的,甚至是小學生都知道什麼是微處理器、電腦…」邰學長笑說。
雖然已是科技大老身兼多家公司董事長,談起技術卻一點也不含糊的邰學長為我們解釋On-glass和On-silicon最大的不同。LCD(On-glass)是資本密集,也是目前的主流產業,而LCoS(On-silicon)是技術密集,且有潛力市場。而技術密集和資本密集是相輔相成,我們有資本密集的優勢,這個資本投資讓台灣有很完整的支援,台灣投影設備、LCD都被支援得很好,但卻沒有被很好的發揮。台灣有很成熟的供應鏈,我們現在要思考的是如何讓這供應鏈升級,讓它發展的更廣,有機會國際化。

LCoS技術擁有小尺寸、高效能的優勢,尺寸相對於過去減至1/10,像素密度足足升至100倍,而且programmable,可以用軟體來操作,因此LCoS技術的應用空間很大。

在電視領域中,LCoS技術在高解析度、大面積市場領域中佔有優勢,1080P以及50吋只是起步而已,零距離投影會打進電視市場,投影顯示未來有機會搶占至少10%的電視市場佔有率,30%的市占率也不是不可能的。由生產成本和設計成本來看,LCD電視生產成本就佔了其售價的80%,其毛利少到不行,相對地,LCoS電視的生產成本不到售價的20%,超過80%的價值屬於設計成本,提供公司和工程師更高的收益。這就是LCoS的技術所擁有的龐大市場潛力。

註:LCoS尺寸從原本50吋發展到現在為0.5吋,厚度和原本的一樣,換算成面積和體積,都足足縮小了10000倍

 

重點是如何創在差異化,而不是技術有多深

LCoS 產業價值鏈

「目前深度都有了,缺的是人才,年輕人未來是有機會的,台灣有很好的position。這次我到國外,看到國外還是很多需要跟台灣配合,別人的技術跟我們的還是有一段差距,但還是要努力。當年我們是從沒有到有,但現在從有到要跟得上技術的變遷,如果跟得上才有競爭力。台灣就是有這種環境讓我們有競爭力,國外公司才願意跟我們談,但如果只看現在的東西,而不去接觸新的技術,那就什麼都沒有。」

邰學長舉例,像Google glass是一種應用,那如果要拼消費者的市場,台灣當然可以拼,因為台灣有這個條件,但是這個東西很容易變成紅海市場,除非我們能控制整個IT,讓這個東西只有自己能做,否則很快的就會被追趕上,地球是平的。所以我認為重點是如何創在差異化,而不是技術有多深。

如果你進入一個成熟的產業,前面領軍者很多,產業繼續成長,你會有很好的機會;但如果你年輕,有心做一個產業,進入一個新興產業,你的risk是說它規模不是很大,但如果這產業成長,你就變成領軍,以網路產業來說,領軍的都是年輕一輩。所以說當你有點企圖心,想要成為領軍,不妨進入新興產業,這是給年輕人的建議和想法。

邰學長深切呼籲,台灣年輕人應該想一下自己的未來在哪?量產已不是台灣產業可行的方式,這已經被大陸超過太多,但台灣有一個優勢就是產業密度最高,我們在一百公里的範圍內,我們就可以有完整的產業供應鏈,國內外知名公司在台灣都有研發單位,只要我們集中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資源,創造差異化的產品,台灣科技產業依然有機會像過去一般的榮景。

 

邰中和學長小檔案:控工60級,著名的投資家,底下擁有數家公司,現任旭揚創投、立錡科技、《電子時報》、是方電信及世紀互聯(Data Center) 董事、Jasper Display禾鈶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