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台灣物聯網先鋒  ─艾迪訊科技董事長蘇亮學長專訪

秋高氣爽的好天氣,我們來到位於新北市三重湯城園區的艾迪訊科技,採訪獲得今年傑出校友獎的蘇亮學長。蘇學長在科技產業資歷豐富,曾經在神通電腦擔任總經理,錸德集團擔任副總裁,2007年他投入RFID的研發,2009年預期雲端運算將成為未來趨勢,蘇學長於是投入物聯網領域,透過艾迪訊扎實的RFID技術作為基礎與雲端結合起來,用於智慧工廠、智慧物流等不同應用場域,2011年更開創UHF RFID智慧圖書館,清華大學、淡江大學、新北市圖書館等等都是他的客戶。特別的是他在中國大陸無錫建造中國首座數位智慧圖書館,廣受好評並獲頒中國文化部創新獎。

 


蘇亮學長獲頒2014年傑出校友獎

而自從智慧行動通訊成為人們生活的一部分,物聯網也即將成為人類生活所依賴的工具,現今產業最熱門的話題之一就是物聯網,張忠謀先生也說物聯網是「The Next Big Thing」。而蘇學長在五年前即進入物聯網市場,可以說是台灣物聯網的Pioneer,這次採訪,蘇學長分享了許多特別的經驗與觀點,以下是我們以第一人稱記錄蘇學長專業精采的解析。

 

從深厚的RFID技術轉型智慧科技

資訊產業最厲害的就是創造名詞,物聯網只是一個名詞,它就是整個資訊產業發展的結果。我在交大唸書時是大型電腦(mainframe)的時代,一台電腦的放置空間需要用到一整個房間;接下來是Mini Computer,再來是Personal Computer,然後Mobile,接著雲端,到現在的智慧生活、物聯網…,我們要做的是就是去察覺這些趨勢,並把未來的願景勾畫出來。

2004年,全球最大的商場美國沃爾瑪(Wal-Mart)開始談RFID對生活的影響,一堆人就開始投入RFID產業,沃爾瑪希望每個物品上面都有RFID,雖然後來是失敗了,但沃爾瑪想法是對的,只是時間不對。有時候很多技術、想法很久以前就有,但是時間點不對,它就無法成功。RFID那時候技術還不到位,成本又高,很難推動。

我們公司當時也投入RFID,甚至我們自訂了一個標準,我們的產品其實也不錯,只是後來有國際標準之後,自訂標準的產品就成了專屬系統,競爭力相對下降。那時候開始思考公司要怎麼轉型,如果繼續做晶片,因為標準不同,跟國際比起來已經落後了,因此停止投資硬體開發。

RFID是一個很好獲得資料的裝置,再加上後面的雲端,就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於是我們轉型將艾迪訊定位為「專門做RFID資料收集的一個公司」。最早是利用RFID把這些東西的資料都收集起來,後來認為RFID技術可以提供便利的生活,我們開始從Technology端走到Domain端,做跟應用比較有關的項目。

 

從數位圖書館開始

我們一直在思考如何將RFID融入生活中,我們覺得應該從上面的客戶端、應用端來做,如果直接切一個面下來做,RFID發揮的效果不高。因此,我們切了幾個重要的區塊來做,而且RFID在這些區塊也比較容易發展。

首先是圖書館,為什麼會想從圖書館開始?相對於賣出的貨品,圖書館的書籍可以重覆使用,RFID成本是比較低的。因此,我們投入很多資源在圖書館,並且建立了許多系統。這些建置一開始很辛苦,不過長遠來看RFID的成本是比較低的。要防止書本的遺失,傳統方式是條碼要上磁條、設偵測門,這些成本未必比RFID便宜。

此外,圖書館Loading很大,透過RFID可以減輕館員的Loading,特別是繁瑣的雜務,例如我們開發了自助式借書還書,以及和清大合作的智慧型書架,我們減輕了館員一個很大的Loading:預約書。熱門的書大家都在借,讀者還書時通常是放在館員處,預約之後去館員那裡拿,造成館員處理的書很多、負擔很大。

我們做的事情是將館員這些Loading轉移智慧型書架上。這些書原本放回書架上要分類,有人借又要找、很麻煩,而RFID系統知道該把書放在那裡。而且,預約書的功能也會變多元,預約書在上一個人到下一個人借之間,在智慧架上時可以隨時被取閱,只是不能被借走,如此一來,書的流通會更好。在國內,我們除了與清大合作完成第一座智慧型書架外,也在淡江大學完成了第二座智慧型書架。而今年承接之新北市圖書館之「新總館RFID圖書管理系統」,則正在建置中。

 

RFID在其它物聯網的角色

第二個是工廠的控制,如何透過RFID將公司的門禁控制做好?一般訪客來,公司會給訪客一個門卡,但實情是有人進進出出,工業間諜很容易就跟進去了;另外,餐廳有餐廳的門禁,停車場又有停車場的門禁…,關卡這麼多其實都還是獨立的,但是以物聯網的概念,這些門禁統統是可以連接在一起的。

用RFID可以做一個總監控,訪客去幾樓都可以規範。而且整合的不是只有RFID,包括HF、UHF RFID、人臉辨識,這些都可以結合在一起,讓整個公司的管理變得簡單。

第三項的發展是資產的管理。如果你常常要盤點,照傳統方式,真的是會累死人。以圖書館的書而言,傳統盤點需要花費兩個月的時間,但是RFID很快,幾個小時便可結束。公司資產的盤點更是輕鬆容易,我們和遠雄的商務中心、工研院都有合作。另外一個就是倉儲物流,透過RFID讓貨物的進出更方便,重點是可以節省相當多的人力成本。

其實推動這些,最困難的地方不是技術,而是新舊觀念的衝突,這同時也是資訊產業很難的一點,人的問題總是比較難解決。一般大家會願意花錢導入科技技術,目的是讓生活更便利,只是這會牽扯到公司的Reengineering再造工程。要過更便利的生活就是要面對新的體驗,如果對方對產業不了解,就很難說服對方去做改變,或者是導入的時候會非常辛苦,例如舊有的既得利益者的處理,像ETC導入時,原來收費人員的處理問題等等,這些人事問題,常常是最棘手的。

 

物聯網在台灣

台灣資訊產業的發展大多著墨在Technology的發展,和End User都有點距離,但是談物聯網談到後來會發現,附加價值都不在硬體的端上,而是在前端的應用端。物聯網有層次的不同,在台灣我們大家都在底下的端,附加價值很少,其實要往上走才會有價值,關鍵是在怎麼把原來的結構變成新的。如果一直在硬體的端,就還是價格競爭,以Apple而言,它並不是賣手機而是賣後面的雲,手機只是它的一個端。

我們看台灣物聯網發展是有很好的機會,政府在電子化有很多的投資,例如台灣的健保,世界上很少有任何一個政府做得這麼完整,世界上的國家應該都找不到這麼多的Healthcare的資料,還有戶政系統,台灣有很多的資料,但必須看怎麼樣在隱私及安全上做妥當的處理。

我們基礎是有的,政府的資訊化基礎也是有的。那我們缺少甚麼?就是市場不夠大,通常執行政府專案,做完一個就結束了,即使你在台灣的市占率100%,也沒有甚麼機會再去做複製。可是,我們做資訊系統,做一套是絕對不會賺錢的,台灣的資服業(資訊服務業)者規模都很小,起不來。

所以說,台灣市場環境不夠,我認為應該要提供很多的場域,讓台灣的資服業者當做試煉,反過來台灣的資服業者也要思考,如何利用這樣的多元場域,打到國際去,這樣才能夠複製,才能夠賺錢。

因此,要在物聯網市場佔一席之地,如果只是建一套系統的話,還是走不出去。結論是絕對不能封閉,一定要走出去,走到全球,不能只看台灣,艾迪訊國際化策略,第一步是走到大陸,我們2011年到無錫建置圖書館,獲得大陸文化部的文化創新獎。再來是走到東南亞,新加坡、菲律賓、印尼、泰國,我們都去了,我們在海外產品主打圖書館。我們必須要把這些成功的東西複製到其他地方,這樣附加價值才會高。

回過頭來講物聯網的發展,它不是速食,沒辦法快,一定要按部就班。物聯網的商機很大,台灣要跳脫出以往以硬體為主的架構,把物聯網看做一個成長的樹,這些晶片硬體在物聯網裡面通常像是養分和土壤,真正的應用像是樹葉,例如智慧城市、智慧家居,而物聯網真正的附加價值是在這些樹葉。

學弟妹黃子維、傅敬書(右)與蘇亮學長攝於艾迪訊科技 (彭琡靜 攝)

 

理工科的優勢:跨業結盟

所以,我們交大的課程都是很硬的,如何尋找附加價值?我常說資訊產業真正的價值在於「把資訊當做工具,提供工具給其他產業,從其他產業創造出附加價值。」物聯網的商機,就是藉著資訊這個工具,透過跨業的結合,改變商業模式,才會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

像Ubike也算是個物聯網,這是自行車行業用資訊產業便利的東西,結合起來,這其實是一個自行車行業的出租業,資訊只是它的工具。現在很夯的智慧醫療、遠距醫療,資訊也是它的工具。所以,重點是資訊產業以外其他行業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出現在物聯網當中?因此,我非常鼓勵學弟妹們要跨行,鼓勵大家跨領域接觸不同的產業,未來一定是跨業結盟。現在大學讀資訊電子,之後可能可以選擇不同的專業把它結合起來,這樣你的競爭力就出來了,就與眾不同,要頂尖一定要跨越自己的領域。

 

「靜」才能面對最大挑戰

問我有沒有什麼座右銘?其實還好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特質,需要不同的處事原則。如果要說的話,我覺得,靜很重要!這樣才可以面對最大的挑戰,才可以聽見不同的聲音,包括市場的聲音、員工的聲音、競爭對手的聲音。

我們這個資訊服務業,就是要海納百川,要有足夠的知識才能有清楚的方向,也是要瞭解產業結構,自己要能靜下來,才能夠傾聽別人,我在過去四十多年,就是一直用這種心態來工作,急躁不得。還有一個是絕對不能放掉,就是多看,書、雜誌、各種的知識....,隨時都要Update自己,做我們這一行的最怕的就是跟不上時代,沒有總是走在客戶前面,那就不用玩了。

 

蘇亮學長小檔案:計控63級,曾任神通電腦總經理、新達電腦、神旭資訊、聯宿資訊董事長、錸德集團副總裁、中推會董事長、台北捷運公司科技顧問、交通大學校友會監事;現任艾迪訊科技董事長兼總經理、台北市電腦公會理事及嵌入式產業聯盟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