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取消電子報│聯絡我們

大時代淬鍊而成的獨立靈魂─ 臺灣網路認證股份有限公司策略長杜宏毅學長專訪

杜宏毅學長與太太參加校慶「交大愛相隨-牽手見證一甲子」活動。

剛認識一個人時,通常他的性格能夠從姓名裡看出些端倪,杜宏毅學長即是個好例子:宏觀的宏,毅力的毅,也不知道是天生使然又或是成長過程中的生命經歷讓宏毅學長總是豁達地迎接每個挑戰,事後再以一種「其實也沒什麼」的第三人角度描述他特殊的際遇。

 

來自寡婦村的孩子

杜宏毅學長的童年伴隨著他成長的是濃重的冷戰氛圍,父親身在黑蝙蝠中隊為國效力,一次前往對岸偵察敵情中不幸殉職,「我父親走的時候,我才五歲半,其實沒什麼記憶。」話雖如此,宏毅學長仍透過留下來的照片和軍隊資料回顧父親生前偉岸的身影,雖然印象模模糊糊,但父親的名字永遠被史料記載下來,白紙黑字清晰地讓人想忘也忘記不了──「那是黑蝙蝠中隊的紀錄上/被打下來的最後一架飛機/陣亡名單中的第四位/杜志龍/就是我父親」身為黑蝙蝠遺族,宏毅學長用寫實的現代詩紀念與他僅有五年多緣分的爸爸。

槍砲無眼,戰火無情,位於新竹的小村莊裡與宏毅學長同樣因為軍隊出任務未能平安回家,而失去父親的孩童多矣,「一架飛機上九個人,被打下來就是九個家庭沒有爸爸。」簡單的數學計算道出小老百姓面對大時代變局的無力,轟隆一聲作響,是誰人家變了樣?「我們村子死掉了149個爸爸,」村莊不大,幾個人裡頭就有這樣的一家,「這個村子叫什麼村?寡婦村。」杜宏毅學長下了個殘酷的結論,隔了數秒後學長才重新開口提這段經歷對自己的影響,「就努力靠自己啦,不然呢?」說完爆出爽朗的笑聲,不見絲毫的抑鬱,向前看對宏毅學長來說是已然是種習慣。

照片右邊為杜學長的爸爸杜志龍。

 

自我學習 大學建構完整價值觀 

總是獨力完成任何事的杜宏毅學長,進了大學之後也沒什麼不一樣,學長認為大學生的課業純粹靠老師上課的話學習效果有限,多半還是得靠自己研讀,「反正我們夠聰明。」撐過大時代苦難的人總是如此爽朗自信,以往大學部沒有助教幫忙,但宏毅學長沒在怕,為了將理論融會貫通,一門學問像瞎子摸象般慢慢才能夠領悟,這個過程想來覺得有趣,學長說:「微積分大家幾乎都考六十幾分,沒有人懂微積分在幹麻,看了也看不懂,到了發現看懂的時候已經大二了。」學習使努力的時間沒有白費,如同任督二脈被打通之後,一切就順暢許多。

宏毅學長特別強調在大學時期學生必須把握時間和資源,培養四個核心競爭能力,分別是自我學習、團隊合作、意志力與道德情操。交大就學期間,學長遇上一批剛從國外回來的新進老師們,年齡相差不到十歲,通常學子們都把老師當成哥哥看待,師生間沒有距離,共同組小隊研究課業,將課本劃分幾個章節,個別指派研讀者一週後報告該章節的內容,老師就扮演著總結與解惑的角色,一起面對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教學相長。學長認為遇到教書教得好的老師是十足幸運,但可千萬別當成理所應當的事情,自己學會挑重點才稱得上是功力。他不藏私地公開當年的念書方法,乃是統整同學們上課做的筆記,再加入課本收錄但老師上課時未提到的內容,寫一本「完整版」發還大家,透過連番重點整理,讓知識牢牢記在腦海中。

至於如何建立團隊合作的精神,參加社團為宏毅學長的回答。周遭都是形形色色的人,正是社會的縮影,將身邊能力平庸一點的人帶入優秀的團隊,找到順利溝通的平衡點,因為跳脫了全是菁英的人才舒適圈,比起老是待在菁英團隊裡學得還要多,而且在跟人互動的過程中一定會有所摩擦,學會正面面對衝突、怎麼跟人和好,這是往後出社會必備的能力。假如大學時都在埋首苦讀,或是忙著打電動,沒有參與到社團活動,則會錯失很多寶貴的體驗。

1986 年寒假宏毅學長在光復校區計算中心前。

宏毅學長鼓勵年輕人趁著容錯率高的學生時代,去確實地完成一些事情,透過不停嘗試,累積失敗的經驗去鍛鍊自己的意志力、不輕言放棄的精神。「大學是培養價值觀最好的時候。」學長正色道,大學院所作為年輕人入社會前的最後一站,對於自己理想中未來的共事夥伴是什麼樣子已有些想像,「你能容許你的夥伴作奸犯科、欺騙他人?還是會報假帳?」若不希望自己的夥伴是這樣的人,就得強烈地自我要求,以身作則,訓練道德情操以免被社會這個大染缸所影響。

 

梅竹賽場 揮灑熱血青春

縱覽學長的大學生涯,除了領悟一套自己的人生態度外,新鮮有趣的事情他也從沒缺席過,對青春正盛的交大人來說,梅竹賽絕對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只要說起當年盛況即便事隔多年仍記憶猶新,更遑論有替學校爭光的選手們更是歷歷在目。

剛入學的宏毅學長適逢梅竹復賽的第一年,兩校較勁的煙硝味更顯濃厚,十一個競賽項目,細瞧壓軸登場的國語辯論比賽的選手名單,身為辯論社社員的宏毅學長自然名列其中,等待著上場與清華選手一較高下。當年戰況激烈,在進行到倒數第二項項目橋牌前,由清大暫時領先,交大若未能再拿下勝利,追平比分,即便後頭還有辯論賽事也注定逆轉無望,因此橋牌賽的成績成為關鍵。

兩校隊伍一路纏鬥至下午六點還不分軒輊,讓預計七點在清華大禮堂舉行的辯論賽場邊觀眾的心,像懸著一根針似的坐立難安,在通訊不方便的民國六十九年,沒有人知道同一時間另一地點的橋牌戰況如何,終於在六點四十多分,有人衝進禮堂跟全場觀眾說:「交大橋牌贏了!」頓時滿場的交大學生們大為振奮,氣勢如虹,宏毅學長憑藉眾人助威加持,穩定發揮實力,梅竹收盤時交大勝出,順利「踏清」成功!

可惜的是學長當了三年的辯論選手後,梅竹賽又再度停辦,退下戰袍的宏毅學長恢復成會到別人寢室串串門子的平凡少年郎,有感交大男女生比例懸殊,若要有個浪漫邂逅只好跨出校園,學長表示交大人腦筋動得快,曾經利用學校方便的電腦資源協助全國的少男少女結識,只要劃卡寄到交大,就有專人讀卡做後續媒合,再將資料寄回,宏毅學長道破電腦擇友活動背後的小調皮:「資料一來的時候我們會先挑過嘛……。」無論是否有促成過羅曼史,曾經期待戀情的青澀男孩,當了兵出了國後蛻變為更成熟的男子漢。

1982年 宏毅學長參加梅竹賽國語辯論珍貴照片。

 

表現比人強 才是硬道理

前往美國逕博的開銷所費不貲,父母早逝的宏毅學長得為此決定完全負責,一肩扛起所有的經濟壓力,他倒是瀟灑無比,一下飛機進入美國境內時,學長表示彷彿穿越到電視裡,每個人說著跟中文截然不同的語言,甚是新鮮。一方面欣喜於環境與文化上的改變,一方面語言的隔閡可就讓宏毅學長碰到點鐵板。

起初因為外國籍身分,與當地同學間總像有道隱形的牆,而英語還尚未非常流利,表達意見無法相當精準,同學擔心分組報告時會因此分數不高,幾乎沒有人願意跟宏毅學長一起做專題。有感美國資本主義社會下現實的一面,團隊成員彼此合作外更是彼此相互競爭,「你是菁英,誰不是菁英呀?」學長能理解每個人想追求高效率與高品質的做事態度,即便小組開會討論起來完全沒在講究客氣,像是不留情面地被同學批評:「你寫的英文我還要幫你改文法,好歹先做個拼字檢查吧!」他也不為此感到沮喪,他知道用專業實力講話才是這裡的生存之道。

宏毅學長一派輕鬆地闡述交大人的厲害之處就在練就一身武功,遇上新知識都自動自發,且有能力從頭學起,與他自小的領悟不謀而合,就算攻讀博士的領域不同於大學與研究所的訓練,「So what?」學長直言不諱,遇到強者出現把自己看扁或是排擠自己,和平解決之道不外乎只剩下「表現得比他人強」一途,菁英們遇強則強,更是另一層次的成長。

 

線上授業 解惑區塊鏈

科技背景的宏毅學長,之後進入職場碰上金融業背後的技術應用,接觸到了時下討論度非常高的Fintech領域,尤其以區塊鏈技術特別受到矚目,也以同樣的態度貫徹新挑戰。

關於區塊鏈的討論可說是百家爭鳴,學長表示區塊鏈難以一時一刻清楚說明,但為了使不明白的人有管道能理解區塊鏈的前世今生,他將自身對的觀察與分享已然錄製成系列影片,透過網路平台替有興趣者解惑。

以前那個在陳舊的大時代下被迫快速成長,得獨立自主吸收新知的男孩,現在搖身一變,轉化為運用新時代網路科技無私地將知識免費分享的大人。可以想見在世界的某些角落,擁有跟學長相同性格的人們,不分年齡與國籍,正透過影片接納新觀點與知識。隨著科技進步、社會文化氛圍改變,一切脈絡似乎理所當然,而透過宏毅學長親身故事,能夠讀出對過往的悲傷不卑不亢,以及積極上進的心使他比誰都堅強,無畏世局未來的變化和種種挑戰。

 

 

 

 

延伸閱讀:

晚安曲— 飄盪在空中的悲歌 -杜宏毅學長創作詩篇

落葉歸根,用深耕與創業寫歷史─ 旺宏電子總經理盧志遠學長專訪

低調領袖性格,高執行力戰鬥能量─中強光電總經理陳士元學長專訪

成功的人總是能夠與人分享─ 創業30年、普誠科技董事長姜長安學長專訪

台灣電子產業推手─利翔航太電子總經理林榮生學長專訪